___🍥

拒绝所有自以为是的把法音的【人格】魅力削弱的人,我会偏激

【法希】生息(一)

  一个可能写到哪算哪的故事……和《流年》一样有去写它的动机,但这应该是到目前为止最模糊的一次。只能在在抓中心点的同时慢慢去完善,也会尽量避免写之前那篇长篇时出现的用力过猛的问题。文风还是偏幼稚,命题也不会定的有多大,我只知道自己应该快点动起来了……做着不喜欢的工作的人已经快对整个世界没热情了。。

 我也不知道在没完全确认好自己的中心点的情况下去写是不是对自己作品不负责任的表现……冬天手也僵僵脑子也僵僵,总之先让我动起来……大不了当实验性作品。

 很久没写东西但废话永远还是很多……我先写着吧(更新速度随缘!)



(一)

   太阳沉了一半,比往日稍显浓重的橙红色调笼罩着城堡,带来汹涌的沉静以及几缕滋生的愁绪,淡淡的,和染上玫瑰红色的云一起,在天空中勾画下了长长的末梢。同样的痕迹被复刻在了纸上,恰到好处的在画上留下了生动的笔触。画架的背后,一个毛茸茸的赤色脑袋在晃动着,随着画作的完成,一个稚气又生动的面庞出现在了画架后边,白皙的脸上是几种颜色的水粉颜料,带着与此时氛围不同的,清晨特有的朝气,生气勃勃的。

  “哈!这样就行了!”完成的画作上是浅的深的不同层次不同色调的红,有几处调出来的颜色透着清新的红灰色调,勾在了近处挺的笔直的树干边上,几笔带出了祥和宁静的落日氛围。法音亮着眼睛,看看远处的光景,再看看在自己画布上延展开的风光,有点美滋滋的。待画作干得差不多了,便小心翼翼的撕下胶布条,小心保管了起来。

  今天这幅法音潜下心来认真且投入的创作是真挺好看的,红色调为主,那边透了点天光的冷色,这边添了笔生动的橙色,色调统一却是丰富,远处几笔恰好,近处笔笔到位,其他颜色作为辅助,细节生动,呈现出一派让人相当满足的视觉感受。


  但不得不提的是,这却还是法音和管家加梅洛特赌气时的作画,没想到竟然让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处乐园。

  法音拖着一堆作画工具,摇晃着步子,像一只在极地里摇摇晃晃的小企鹅,踩着一地的夕阳往城堡走。内心充盈着满足感,并且盘算着一些大大小小有关未来过去的想法,感觉极为充实。夕阳将她的影子长长的映在身前,一步一步的像是带着她走似的。法音觉得有趣味,低着脑袋走着走着自己跟着乐了。经过一排大树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另一长长的影子叠加在了她的影子上,但也并不全部叠加,而是露出了半个“分身”,意识到可能不单单是树的倒影,法音震惊的睁大眼睛,猛地转过身去,可是身后除了那轮红色的落日,夕阳下各种长的短的影子,以及略显寂寞的风景外,再无其他。傍晚的风吹过来,法音觉得有点冷,心里又感到有些打鼓,赶忙更卖力的拖起画具,笨手笨脚的往城堡冲去。

  奔跑着飞扬着的身影后边,天色渐渐暗下来,在夕阳下浪漫的树木在风中逐渐显出点落寞的样子,“沙沙”的唱着只有自己听得懂的歌。

  

  

  在第二天的绘画课堂上法音将作品展现给了加梅洛特,刘海上翘起的蠢毛忍不住雀跃的弹跳了几下:“怎么样加梅洛特!就算是都用红色也是可以的吧!”留着小胡子的绘画老师看着被点名后不甚自在的加梅洛特管家,脸上浮现出赞许的微笑来:“法音公主认真起来还是可以的嘛。”

  一改在加梅洛特面前“嚣张跋扈”的模样,法音收起手来背在身后,小声的表达了感谢,看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加梅洛特推了推鼻梁上的小眼镜,依然一本正经:“喜欢红色可以,选择的风景也很聪明。但是以后试下其他颜色的作画也更好。”

  “我知道的啦。”法音没从加梅洛特那里收到满意的回音,拿脚尖蹭了蹭地毯:“我只是想说就算都是红色也没有什么不好,您上次批评我批评的不对。你下次可以换种说法。”小胡子老师忍不住笑出了些声音,慈爱的拍了拍法音的脑袋:“没有关系的。想画什么画什么吧。”

  这一举动和加梅洛特一对比,又在法音莲音两人心中给这位老师加了不少赋分值。

  

  这位绘画老师是法音莲音好不容易跟加梅洛特求来的老师,之前那个老师虽然说画画的确好看,但实在太过于严厉,而且对她俩的要求卡的有些死板,让画画这件本身还挺好玩的事逐渐变得索然无味。后来她们在城堡外碰到这位还挺亲切的画师,为人有趣亲切也就算了,据说是位自由派画师,不爱受拘束,但愿意为两位公主授课。

  恰逢加梅洛特也意识到原本的绘画老师不适合她们之后,看着她们兴高采烈的推荐画师的模样下,委婉的向原画师提出了辞退,打听好底细后将这位名叫圃圃的老师换了上来。并在看着她们重燃兴趣的同时佩服自己的英明抉择。

 

  “啊,真是有魅力的的温柔的老师啊。”回房间的路上,莲音双手合十的感叹。“是啊,比之前那位老师好太多了吧,以前的老师我都怀疑是加梅洛特的亲戚,两人简直是一伙的嘛!”    

  “嘘!不要被听到!”

  两位公主由此嘻嘻哈哈或吵吵闹闹,直到路过走廊边上一扇大窗户的时候,法音将自己已经前行的身体又倒退着步子回到窗户前,凝了神的向外探究。

  “怎么了法音?”莲音跟着退回窗户前,踮着步子一同往外看去,法音侧过些身子让出空间:“莲音你看,那是不是圃圃老师啊?”莲音凑到窗前,只见花园喷泉边的青年人摘下帽子,对着泉水叽里咕噜的念着什么。

  “老师这是怎么了?”莲音好奇。

  “走,”法音兴致勃勃:“我们看看他去!”

  此时此刻,圃圃老师正在泉水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对着自己泉水中的倒影恋恋不舍:“明天见吧,明天见吧。”他有一头浪漫的金黄色小卷发,还有文艺的小眼镜,又适当给自己留了点小胡子,看起来可英俊可有艺术家气质了。对着喷泉水中自己的倒影又欣赏了一通,圃圃老师拖着自己挺拔高挑的身体往城堡隐秘处走去。

  

  待走到平日里自己找寻到的足够隐秘的城堡一角,圃圃老师闭上眼睛,叽里咕噜的念了一堆什么咒语,周身“嘭”的一声冒出了白色的烟雾,而他也跟着消失在了这奶白色的雾气中。当烟雾散去,圃圃老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圆滚滚的白色小生物,有着精灵一样的小耳朵。小精灵抖动着自己的耳朵,扯了扯自己脑门上的蓝色小帽,伸长了自己的两只小短手使劲的舒展了自己的身体,扬起脑袋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只不过他的呵欠打到一半就顿住了,保持着向后仰的姿势,看着两位倒过身子的太阳国的双胞胎小公主,正瞪大了眼睛,好奇又惊呆了似的看着他。圃圃一点一点收回了自己的身子,冷静了有好一会儿,低下脑袋偷偷地回头,眼睛向上观察着。

  千真万确不是幻觉,两位公主正蹲在他的身后,很近很近,脸上充满了费解。圃圃冷静了又冷静,脑袋上不断地冒出汗来,干巴巴的冲她们笑着,从嘴巴里边挤出了一个“嗨”。

  尴尬的气息持续弥漫。

  “嗯……”是要说点什么。

  “就是想问……”说点什么好呢?

  “请问你是圃圃老师吗?”

  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雪球小精灵!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