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拒绝所有自以为是的把法音的【人格】魅力削弱的人,我会偏激

【法希】灵魂对调进行(下)

下篇来啦!久等! @yaky 


 

  普莫说的“要些时间”不知道要多久,忐忑之余无数的日常琐事划过公主的脑海,“父王母后那里怎么办”“日常活动怎么办”“洗澡穿衣怎么办”……越想越臊,脸都开始发烫不知如何是好。在被脑海中浮现的可能发生的事轰炸的心慌马乱之余,一个边边角角的思绪游了出来:“如果已经结婚了就好了。”要是已经结婚了,这些日常担心的问题,估计都不是问题。

  这边公主们已经开始神游宇宙,普莫在这边依然还在飞速的翻看着自己在笔记中记录下来的发展规律,“其实越夸张的变化可能维系的时间越短,24小时左右恢复是极有可能的。”几句话把公主们游移到外太空的神志拉了回来,:“那我们已经过了快三分之二了。”

  “那就可以了。你们再熬一会儿,24小时之内说不定就可以恢复了。”

  普莫的话给了他们定心丸,这就好办了——不就24小时吗?如今剩下的时间,通过睡觉就可以度过一大半。

  得到了这个保证后,四个人也放宽了心,该干嘛干嘛,洗澡之类的问题,忍一个晚上也就过去了。这中间发生比较好笑的插曲是,商量的过程中,希尔杜在法音的身体里,饿的咕咕直叫。法音好心提问:“希尔杜,你是不是没有吃宵夜?我每天晚上都要吃甜点当宵夜的。”

  “……我没有这个习惯。”

  “不要倔强希尔杜……我听的都快饿了。”

  “……不。”

  “……”

  

  因为没和家里提前报备的缘故,法音和莲音还是要带着两位王子的身体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不动声色的揠到天明。看着自己国家的热气球飞天之际,布莱德和希尔杜默默仰望,心里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怎么应付自己的母后,生活方式,姿态礼仪……

  ……天!他们开始意识到让她们带着自己身体回去根本是个错误了!还不如一块儿就住在这里了!

 

  但是已经迟了,两位王子将岔开的脚合拢,全力给出一副适合这身裙子的样子。加梅洛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身边,也跟着他们望着天空中两只越来越小的热气球,“两位公主在告别吗?”

  “是。”一场略感惊心动魄的告别。

  “两位公主有从王子身上学到些好东西吗?”加梅洛特眯了眯眼睛:“怎么倒好像你俩给了他们不好的影响了?”希尔杜和布莱德注视着开始螺旋状失控的自己国家的热气球,默默不语。

  “我还记得当时我和你们第一次认真谈论起两位王子的时候呢。”夜色温柔,加梅洛特也显得温柔,声音轻轻回响在这个时空,缱绻的入耳:“你们和我说,好像这辈子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人。我是惊讶的。或许你们早就长大了,而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而已。”

  “或者是,我们也舍不得而已。”时光永远拉着大家上前,回望时依然不舍。

  希尔杜和布莱德微微侧过头去看加梅洛特,这位服侍两位公主大半辈子的衷心管家,如今已经显露出略带苍老的面容,她是老师,是朋友,是家人。是在她们成长路上最衷心的人。是在她们成长道路上处处留下痕迹,推着她们向前跑,但依然还舍不得放手的人。

 

   入夜的时候,希尔杜碰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问题,他好饿——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饿过,这是什么神奇的身体机能,为什么能有这么饿。

  布莱德躺在莲音的蓝色小床上,还没来得及在脑海里进行浪漫徜徉,硬生生被希尔杜肚子饿的叫唤声弄得不堪其扰,翻身起来恳求:“你去吃东西吧希尔杜,求你快去吃点东西吧。不管是你还是你身体的那位公主还是我,都要受不起这个折磨了。”

  “行……”希尔杜平躺在床上,面容格外的冷峻:“睡前吃甜点这并不是个好习惯,下次再帮她慢慢改过来。”

  “……你在某方面有点意外固执哦。”

  “咕——”

  “快去!”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导致了结婚后希尔杜只要看见法音睡前顶着张娃娃脸饿肚子的样子都觉得好可怜,无数次想要帮她睡前戒糖的想法又硬是被那晚的经历打败了好多次。至于最后斗争的结果究竟是让她开心就好,还是终于成功让法音适当摄入糖量。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是两位公主回到了两位王子的家,谨小慎微的模仿两位王子的生活习惯和作息,摆出她们经常在他俩脸上所看见的王子的神情。为了不露馅她们尽了全力,也尽量缩短和两个国家国王王后的交谈。大人其实还是很好处理的,因为他们自己会为他们今天表现有些失态的地方找借口,这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何况他们相处的时间也短,没有那么多马脚可以露出。

  但是小孩子就没那么好糊弄了。阿鲁迪沙听到莲音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后惊的瞪大眼睛:“我说你俩今天这么怪。”而后信誓旦旦的要帮忙掩护,直接给莲音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米露琪那边就更不用说了,根本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发现的,法音退下月之国的殿堂后米露琪就差尖叫着“法音”扑上来了,并且跟着她一连串的“BABUBABUBAU”。“好的好的我知道米露琪你很兴奋,不能把这件事和任何人说哦。”“BABUBABUBABUBABU!”

 

   直到一觉睡到大清晨,他们依然还没变回来——离他们变回来的时间还剩下一点点。

   早晨各自请安后,四个人又聚到了一块儿去。

  “还剩下最后三分钟——”

  “要是最后三分钟还是没变回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早上普莫又找我们确认过了,按照以往事件的规律,24小时已经算长的了。”

  说普莫普莫就马上到,晃着小尾巴转到法音莲音他们待着的小凉亭。想要亲眼见见所谓魔法发生的那一刻。

  “5……4……3……2……1”

  四个人同时闭上了眼睛,用力睁开后,却依次流露出了失望,以及不可置信的神情:“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失落又受了欺骗似的,一脸我白白相信了的模样。

  “难道我们要一辈子这样了吗……”

  “怎么办……”

  “普莫……”

  四双眼睛齐齐看向普莫,普莫眯了眯眼睛,无语地挑起一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稍显嘲讽的笑容:“你们四个人真是无聊。”

  天轻轻云淡淡,我们宇宙级可爱又聪明的普莫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把戏,并对他们四个随着年龄增长而诞生的所谓幼稚的默契在无言以对的同时,又感到些微的惬意。

  公主们的17岁。安静的,生机勃勃的,新的生命征程,即将到来。

 

 

  恢复成各自身体的公主王子们一起去太阳国的大殿给国王母后请安,随着他们礼毕的,是宝石国的小公主和风车国的王子殿下来访的通知。

  托尔斯心想,今天的太阳国可真是热闹。

  隔了一会儿,奥拉进来了,背后紧紧地跟着稍显迟疑,面带含蓄的阿鲁迪沙。法音莲音一看见她就显得兴高采烈,上赶着要给她拥抱。

  “阿鲁迪沙——”

  “我们变回来了——”

  法音莲音激动地忘了场合,绕过奥拉,直冲着阿鲁迪沙就用力的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了上去,抱的阿鲁迪沙涨红了脸,喘不过气来。“冷静,冷静两位公主,我不是……”阿鲁迪沙话音未落,法音莲音就已经狠狠挨了两记拳头,简直眼冒金星,懵了似的回过头看到奥拉气势汹汹的样子,“你们倒是让他把话说完!”怒气又很快的消散下来,眉毛向下一撇,露出委屈的样子来了:“你们说这可怎么办嘛。”

  欸——法音莲音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怀里一命呜呼状的阿鲁迪沙,又看了看明显气势与以往不同的奥拉,惊叫出声:“欸————”

  

  不可预测的神秘磁场,显而易见,这回又换了人了。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