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法希】“意识到“对方.

是_@希尔杜的睫毛 的点文。
感觉让等了好久,比预计的超了好多天ˊ_>ˋ而且写出来可能和预想要的有偏差,我可能真得不适合玩点文(捂脸)






  据说这是皇家学院办学以来难得到商场开始筹备圣诞节活动了都还没下雪的冬季。这几天正值学院放假,室外温度极低,节日气氛也还未浓重,整个学院里根本没多少行人,平常热闹的场所也略显凄清,大多数人都窝在供暖充足的房间里不肯出门。
  法音不死心的打开窗探头往外张望,直到被寒风呼啸地抽得脸有些生疼,才关好窗户后泄气地往床上躺倒:“没有下雪。”
  “欸,奇怪,为什么今年不下雪呢?”莲音也在一旁纳闷的出声。

  从她们的视角向窗外望去,冬季的校园显得有些萧瑟,一旁的树木都似被夺去了一半的生命力,和这个冬天一起静默着。普莫捧着冒着热气的小茶杯边喝边在窗户边上往外看,“不过幸好屋子里暖和,这么冷的天我都不想出去…………欸?法音公主你要去哪里?”
  

  法音蹬着鞋子把围巾一圈圈绕着脖子围好,在下巴位置将围巾放得更舒服些后拎着门把手转头解释,还有婴儿肥的脸在冬天厚重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稚气和粉粉嫩嫩:“我要去面包店买限量的牛角面包。本来我是想等下雪的时候再吃的,可是现在再不买就来不及了。等下等下,这么冷莲音你就不要跟出来了!我很快就回来。”

  留了一只手在从门外探了出来向他们挥了挥,而后就是利落地关门声。
  “啊……法音真是……”

   普莫装模作样地抿了口早就已经不知不觉喝光光的茶,向窗外看去;“不过还是不得不说……法音公主跑得可真快。”


    冬天的风打在脸上着实有点疼,法音莫名被呛了一下后慢下了跑步的速度,背着小挎包一门心思的朝着公交站的方向快走。眼前浮现的是商店早几天就登出的海报,特地打光精拍的面包比以往还诱人了好几倍。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更显得寒冷,法音搓着手心取暖,要乘坐的公交车正从不远处慢腾腾地向她过来,让她觉得今天运气特别好,跟着心情都轻快起来。待车子来到面前后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车厢,正往小挎包里翻着零钱,忽然感觉被人扣住了了手腕往车厢外带,法音惊讶到停止了拿钱的动作,顺着拉着自己的手一抬头,希尔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公交站台上,保持着伸长了手的姿势抬着头看她。
  “欸?希尔杜?”感觉到希尔杜用了点力的向他自己的方向拉了她,法音顺着他的力气在脾气差的司机朝她发出咆哮声之前又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了下来,“怎么了?”
  希尔杜顺势扶了扶,还来不及回答,公交车的车门忽然在背后“咣”地一声关上,法音这才如梦初醒的回头:“不要啊——我的面包——”
 刚才惯性相握的手心还相互交叠着,法音扭头目送公交车渐行渐远的目光在希尔杜眼里看来略显凄凉,只得好心的提醒她看自己怀里抱着的纸装袋:“别看了。”
  “诶……给我的吗?”法音犹豫的接过希尔杜递过来的袋子,在打开纸袋看到面包的瞬间变得兴高采烈。
  “哇——真不愧是——”迎上希尔杜的目光,星星眼:“节日特制面包——”
  好吧。希尔杜摆出我就知道的无奈表情。
  “真得是给我的?哇!谢谢希尔杜!不过你怎么会在那里买面包?”
  “下次再和你说,今天先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可以啊,”法音往他眸子里望:“去哪里?”


   在这次希尔杜带她来之前,法音没怎么坐过这种环游型观光列车,上一次还是和社团一起参加活动的时候,只不巧当时刚下起了雨,行程的不顺利导致观赏的心情下落了一大半,但也因为环境的原因感受到坐在电车里的心情特别安宁。
  今天没下雨,但法音也感觉到了那种在雨天不用外出,舒舒服服躺在被窝里的心情,只不过和之前感受到过的,似乎都不太一样。

  车子从学院的礼堂附近出发,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的原因,车上只坐了一半不到的乘客,有和一家人一起来的小男孩,和妈妈说着话的同时跪在座椅上眨巴着眼睛往窗外看。有结队来的小学生,簇在一块儿浑身洋溢着浓郁的欢乐。在法音和希尔杜的不远处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虽然位置比较角落但有着特别厉害的存在感,导致法音一直在避免自己的目光往那里看,因为…嗯…真得很热恋……看得她不好意思得都感到脊背有些僵直。

  那么希尔杜,法音忍不住偷看了一眼,还好还好,少年秀气俊俏的脸上露出了老年人般难以接受的神态,而后觉得自己不礼貌的偏过了目光,还好还好,对这些肉麻场面不善于应对的不只是她一个人。法音放心的放松了心情。

  列车已经逐渐行驶到风景区,冬天不强烈的日光照耀在近处的湖泊上,略显灰调的风景让法音想起了之前在美术馆看到的风景画。
  窗外的风景随着列车的移动在变化着。让人感觉到时间过得缓慢,她不急着问希尔杜要去哪里,或许他只是让她陪同一起坐次电车。而在他们电车驶过后看不见的背后风景兴许变得闪闪发亮。
  

 在列车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邻座的老奶奶亲切地朝法音他们探过头来,“你们好,请问能帮我和老头子拍个照嘛?”
  “当然!”法音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接过老奶奶递过来的相机,侧过身子替它们选择合适的角度和光线。 镜头中的老奶奶老爷爷笑得特别慈祥,法音拍好以后将相机递过去的时候心里似乎跟着感觉到了那种日常生活带来的温馨。
  “小心一点。”希尔杜感觉到电车开始有点颠簸,扶着法音的手肘示意她不要太兴奋。以他的经验,在这个时候跌个跤绊个脚的实在太有她的风格了。
  

  老奶奶和老爷爷头挨着头看着,表示出了对照片的满意,老奶奶看着法音和希尔杜说着话的样子带出了一点温柔的笑意,不出意外应该是透过他们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光。
  “你们俩坐好,我也给你们拍一张吧。”

  “诶?”法音回头: “但我们不是…”
   “好。”希尔杜打断她的话的同时拉了她的手:“我们拍一张。”

  “小伙子很主动嘛。”一旁一直默默不说话的老爷爷爽朗的笑出声来,摸索着口袋掏出了一张薄薄的相片朝他们递过去:“这是我们年轻时候在这里拍的照片。"
  “奶奶年轻的时候好漂亮。”法音从老爷爷手中接过相片,照片中两人年轻的模样似乎在发着光,穿越了时光在眼前闪耀着。列车驶入一处小树林,阳光筛过叶片,化作光斑点缀在年老和青春的面孔上,身上。希尔杜静静的低头观察着法音拿着的相片,眼底有情绪缓慢流过。

   因为氛围和景色实在太好了。心情也足够的宁静。一些平常根本不会去想的细腻的心思层层叠叠地冒了出来,像风吹过草原形成的波浪,像深海中柔软的水草,也像被风吹起的柳絮。
 从解救神秘星球以后的舞会,再到入学,再到现在。他们像两个无限向对方靠近的小圆点,但却很奇怪的堪堪停步。
   他们像是在共同完成某种奇怪的共识,没有故意搞暧昧也没有相互隐瞒,从法音以为漂漂喜欢希尔杜时的惊慌,到希尔杜看到诺吉父亲带走法音时的气闷不快,时间再往后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比起以往他们已经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彼此之间已经有他人不及的亲昵,一直没有去成为“真正的情侣”的原因,或许是他们彼此的不爱多说起了“气死人”的化学作用,又或者是某种神奇的对仪式感的执着作祟。但是总要有一个人去主动打破这种奇怪的壁垒。希尔杜总觉得,差不多也该是时候了。
  法音是很缺少浪漫细胞的人,风景在她眼里漂亮就是漂亮,不漂亮她就根本无所谓它漂亮不漂亮,反正当地的风土人情是她更关注的事情。但她就在看着老奶奶相片时忽然对未来有了幻想,她想要陪希尔杜去看海上初生的太阳,灿金色的日光铺满整个大海,去看盛夏的海港,去看大雪覆盖的城堡,去城市的顶端看夕阳,去看整个城市沐浴在祥和安宁的气氛中,并且沉浸在那晚霞中。
  希尔杜反正是那种很清晰自己走得每一步路的那种人,并且他的每一步都踏实稳重,在自己漫长的人生规划中,她是很多年前出现在他生命中鲜艳不同的色彩,从此他向未来望去的目光中看见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身影。


  列车的终点是坐落在山脚的一处民宿。

  “拥抱大会— —”

  列车终点的惊喜活动。这个活动刚开始的时候是民宿主人开始的,他们在初春的气息中相遇,在寂寞的冬季相拥。也就是在那一年他们像是受到了美好的祝愿般解决了生活中长期困扰着的问题以及终于结束了人生漫无目的的追寻,最后他们在感受幸福的第二年,决定要把这份心情分享出去。

   拥抱是人生中最美好的表达情感的肢体动作之一,是温暖的祝愿和情感的寄托,是可靠的安慰和拥有力量的关心,满腔的祝福和细腻的情感,在给予对方温度的同时也赐予了自己爱的能力。

  “参与者有奖。听说会在来年春天有好运眷顾。”周围的人们都在热切的拥抱,一家三口温馨又从容,一起出来玩的小学生们许下毕业也要永远当好朋友的承诺。

   时间不知道会带来什么或是会带走什么,但在此时此刻,身边的人和投入的拥抱与温暖更显得无比真实。
  在这样的氛围中法音没有感到羞怯,她只是特别快乐的向希尔杜早就向她张开的双臂中跑去,也实实在在的用力和眼前温暖的躯体相拥。

   而这个寒冷冬季的第一场雪,终于在这样一个绵长温暖的拥抱中纷纷扬扬的洒落了。





                                                                  end

……

  文中的观光车我是看别人去北海道还是哪里旅行时坐的那种车,不确定是啥。。就先在文中这么叫了。车厢设定是比较偏向地铁的那种。很明亮很宽敞。包括灵感也是来自看别人的观光短视频,看视频和照片时真得觉得好漂亮。感叹。
  然后关于点文的要求,我写得时候是想“还未打破的关系”应该是暧昧的一种吧。但光暧昧是不行的,所以又有会在一起的信心,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默契。至于“酥酥麻麻”我下次再努力吧T U T
  “对于意识到对方是必不可少的”,这里我写得是随着心情有了非常明确的想要在一起的那种感情,虽然以前也有过,但这时候特别强烈,算是它的另一个侧面吧。应该更偏向于不知不觉那种。。写得直白的会很爽,顺便能带出酥酥麻麻…啊,没写出来T T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