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法希】对换时空的梗.

上次 @yaky 的点文…

希尔杜现实年龄设定是17+左右,本来想要设定20出头但后来想到两人的年龄差可能实在……太大。还是设定少年期未成年更合理来着。

知道要写的东西但写不出来写不太好献丑otz


 

 


  月之国的极光有着神秘的传说,它可能会在某一个特殊的日子带你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

                                               — —shenmixq


  “希尔杜你看这个!我们上次出去玩我捡的石头上有字!”

  “这是哪里找到的?我先放窗台上,现在得去现场,明天早上我想拿给母亲看一下。”


  #极光很强的夜晚将这块石头放于房间窗台会带来神奇的效果。

  


1/

  希尔杜感觉自己刚站稳了步子,双手就像早就准备好似的将从上方掉落下来的人影接个正着。之所以用了“掉”这么不浪漫的字眼形容是因为,希尔杜意识到身边是棵奇特的树,一棵长得是有点像会掉个人下来的树。这倒瞬间带给了他一些记忆点。

  怀里的分量很轻,触感柔软。希尔杜低下头来,与一双睁得溜圆的赤色双眸对视个正着。怀里的女生模样再熟悉不过,不过比朝夕相处的样子小上了太多,与日常的失真让他有些恍惚,一下子不确定自己这些年到底是否步过了那么多他原本以为会漫长而平淡至乏味的生活。希尔杜仔细往法音那虽然被吓到但依然明亮有神的眸子里望,下意识无比自然的掂了掂,想要换个更舒服一些的姿势,没想遭到了来自十几年前的抗议。

  “欸???等等等等等一下!!!!”法音“腾”地涨红了脸。哇,发生了什么?这谁??手忙脚乱的从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男人怀抱中连滚带爬的跳下来。法音捂住胸口退远退远。左右张望了好一阵。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盯着眼前的人。

  紧跟着踌躇了几秒钟,法音用余光小心的瞄着他隐藏在帽子下的容貌,试探着向黑黝黝的深林里大声呼唤了“艾克利普斯”,静谧的森林四下里响起她模模糊糊的回音,除此之外没有出现任何回应她的声音。希尔杜就在这个时候看见法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失落,只不过很快就被抹了去。

  一个转身把个人情绪甩到脑后,法音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眼前这个人身上,脸上是满满的纠结和好奇。怎么会有人这么突然的出现在这人影都找不见的森林,取而代之的是艾克利普斯的突然消失。而她之所以没有在看见他的第一时间受到惊吓的唯一原因应该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当他看着她时,深林里的月亮,在这之前再没有第二个人给过她这样的感觉。

  

  这不是梦。希尔杜则看着眼前小小只的法音,飞快的从眼前的场景联想到了那块石头上的字,这其中必有奥秘。而这奥秘是他从很久之前就压在心底的疑问。他从母亲嘴里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他一直怀疑那不只是母亲为他编造的故事。类似的穿越在他还小的时候月之玛丽应该经历过一次,印象中那一天自己怎么都找不到母亲,可是到了睡前母亲依然来到了床前照顾他入睡。那一阵子母亲与以往不同的温柔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那时候月之玛丽眼中柔情的注视,仿佛是透过他再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希尔杜分辨的很清楚,那目光不仅仅是对着孩子的母爱。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

  这么多年他带着这似有若无的记忆,没想到自己这回成了这些年踏破铁鞋无觅处的穿越者。


   希尔杜顺着小姑娘法音的眼神观察了自身,发现自己虽然跳脱到了过去,但年龄和身材并没有跟着他改变。宽阔的帽檐再一次给他帮了大忙,穿得便装虽然还是和以前艾克利普斯装束时的十分相似,但怎么说也算半个成年人了,初长成的少年容貌俊俏毫无稚气,身材颀长高挑,而对方比起他来根本完全还是个小女孩。尤其因为现在法音站得离他还有点距离,看起来就更小,他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举动到底有多么的不合适。

  “你从哪里突然出现?艾克里普斯去哪了?”好在法音除了有些防备他以外并不害怕他,甚至现在好奇心已经驱使她向他靠近了。

  “别担心,这都是这座森林里食梦谟给的幻觉。”没有正面回答法音的问题,希尔杜上前拉过她的手,他记得她这个年龄是她最害怕灵怪的年龄段。

  法音对突如其来的亲密感到不自在极了,试图尴尬不失礼貌的将自己的手从对方手心里抽出,但不想被抓的紧紧的。啊…这是哪来的自来熟少年……

   “这里太黑。我们换个可以拾柴火的地方。” 任身边女生不住的闹腾,希尔杜只管牵着,捡起一旁的香蕉犹自带着她往他记忆中拾柴火的地方走去,无视掉一旁带着满头小汗珠边被他带着走边各种尝试拔出自己手的人。

  法音慢慢停止挣扎,少年的手心干燥温暖,甚至让人产生了点安心的感觉。她不是容易被拐跑的小女孩,但是她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有让她心安的气质。

 但是??!放松到一半突然想到一件事,法音突然警惕抬头,盯———是幻觉的话,那能确定眼前这人这也不是幻觉吗?感受到灼灼的目光,希尔杜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但嘴角开始泛起一些微笑的纹路,这种时候在以后会有很多。希尔杜顿了顿步子,语气中带着点好笑,将目光向法音投去。

   “我不是坏人。”

    

  十几年前没有回答的话带着静谧的记忆来到了眼前。希尔杜在法音眼中看到了和那个时候一样的流光。

  陌生少年的声音又淡然又笃定,是阳光下一尘不染的蛋糕碟子,被她趁加梅洛特不在的时候丁玲当啷敲着玩,引出了一些敏感的小心思。法音像是被希尔杜突然而来的情绪困住,但又实在意义不明。她能听出这句话似乎有两层意思,可她现在真得不知道另一层意思是什么。

  法音低下头。眼睛。突然出现的少年的眼睛。是深林里的月亮。艾克利普斯的眼睛也是,可是这双眼睛中透露的不再有那种站在很寂寞的山谷中的深远幽寂,而是多了更多安定和温暖的感觉。

  你未来会是这样的模样吗?艾克利普斯?

 

  忽然一阵尖叫传来,打断了法音的思路。“是莲音!”法音果断松开手向声源跑去。

  “等下!我记的是……”艾克利普斯话未出口,周围已经变了样子。

 

 #时空交替法则# 绝对不可以向过去的人透露未来会发生的具体事情。

 


2/

“嗯……………”法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她一个低头拿蛋糕的功夫突然会有一个人出现在旁边。而且还在这么角落的位置……

“………………”

“……………请问?”

  希尔杜拍了拍她的脑袋,打量着。首先这个地方简直不能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他们月之国的城堡吗。包括自己的装束也变成了合身的王子服装。而且这个场景似曾相识……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关这个节点的变得有些模糊,记不起具体细节。

  法音就这么保持着半仰的姿势看着他。目瞪口呆。眼前这位的身型,气质,和刚才台上那位未免也太像了吧!月之国其实是有两位王子吗?而且这位……更高……

  脖子好累。法音放下碟子,捶打了了两下自己的后颈部。

  希尔杜仔细瞧着她。这次她是公主舞会的装扮,比起便装秀气了更多,未经成长的脸颊上是一团稚气,一手拿着蛋糕碟子一手拿着叉子愣神。希尔杜也是顺手惯了,大拇指揩过她嘴角的蛋糕屑就犹自发问:“这是在举办什么主题的‘最佳公主’?”

  “‘月之国’的‘最佳花卉培育公主’。”法音虽然觉得眼前这人有点怪怪的,但也保持着很好的礼貌凑上去告诉他:“苏菲是这次的最佳花公主。就是和边边上黄头发公主嬉戏的那位,也就她能让阿露蒂莎露出这一面了,刚才是她保护了阿露蒂莎的花呢。”

   希尔杜点点头,观察四周,七零八落的花正在被处理着:“现场其他这些花都是被现场突然出现的蝗虫咬了对吗?”

  “对啊我的花也是,”法音示意他往边上的角落看,“虽然也被咬了但我还是有点舍不得丢掉。”

  希尔杜看过去时流了点冷汗,一株巨大无比存在感瞩目的向日葵,被咬的七零八落。楚楚可怜(……),惨不忍睹…… 又实在有些……搞笑……

  “很有你的风格。”希尔杜点头带吐槽。

  但对方像一点也没听出言外之意,挠着后脑勺傻乎乎的笑:“还好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尔杜一时说不上话。见法音微微侧过头去看向他身体一侧,轻声询问:“嗯?怎么了?”

  “没,”法音维持着挠头的姿势,小声回道:“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总觉得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可是脑海中那段记忆变得尤其模糊。

  “月之国的王子没有哥哥的对吗?”

  希尔杜本人点头回应。

  法音小心的看他一眼,拉起了一点他的衣袖:“如果介意我抓你手的话和我说。”希尔杜摇了摇头。法音得到了认可,轻轻扣起希尔杜的手腕小心观察一会儿,忽然上下左右甩了甩。

  “……喂!”

  “虽然我的脑洞有点大……而且这根本不是认人的办法……但是还是想问……月之国王子的手伤,嗯…你知道吗?”

  希尔杜手指不自觉抽动了一下,突然的灵光闪现冲击了天灵盖,他不能再清晰的记得这一天,就在这次公主聚会过完没多久,双子公主将会失去红炎魔法,这是她们受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打击。而他也就在那一天暴露了自己隐藏了很久的王子的身份。

  只不过在那个时候他以为身份暴露是不可控的结果,没想到回过头来发现他即将暴露的端倪竟然在这个时候就有,时间是洪流,它裹狭着好多细细碎碎的事,在不停转动的齿轮中,遗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

  希尔杜专注地看着法音低着脑袋仔细转着他手的样子。


  #过往事件中一个不同的举动,都会对未来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所以即使希尔杜知道马上就要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但也只能严苛的遵照规矩,好在他也知道,事情最后都能顺利克服。

  耳边出现了“滴答”声,希尔杜感觉的到,他就要回去了。

 

  庆祝最佳公主诞生的舞会正在进行着。阿露蒂莎在王子的邀请下跳着美好的舞步。

  “虽然阿露蒂莎有时候很高傲,但有时候也忍不住感慨‘真不愧是阿露蒂莎啊’。”法音由衷的赞赏。

  “你以后一点不比她们任何人差。”希尔杜突然开腔,声音低沉且清晰,回响在流淌着的交响乐中。

  法音抬头看他。

 

   “你以后会是十分优秀的公主,在公主礼仪的场合优雅大方的不可思议,没有随着年龄舍弃的烂漫在成人的公主中成了最珍贵的礼物,私下里依然能吃以及拥有天然的心性,而你的父王母亲也能无比放心的把主持场合交给你。即使你在第一次受命时感到实在不敢相信。”

   “果然见到过去才能确认你并非一点不在意被嫌弃不像公主,因为那的确不是你擅长的事。为了掩饰尴尬以及不让别人在你身上挂心的态度,都会让你被误会太随心所欲,也有人喜欢你带来的快乐,可是你心底深处需要的认同感原来那个时候并没有人给你。”

  “未来在社交场所你也终于不再只专注于食物,会有不同的王子绅士邀请你跳舞,你也学会接受他们的邀请成为他们的舞伴,当然最重要的那支舞不是。”

  “不要懊恼自己的性格,至于别人评判你的冲动只不过是不了解你,而被粗暴的起了这个标签而已。学会去改变它利用它,这一点在你成为真正能担的起责任的公主时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的你会因为性格原因总是被别人忽略你行事的干脆利落被一刀切,但以后也会因为你性格上的果断和做事情的时候的不拖泥带水,给太阳国带来非常重要和关键的帮助,可惜具体是什么我不能透露。

   等你成长为更成熟的女孩时,你已经能很好的压制缺点去分析问题,尽管现在的你以逗笑为主所以几乎没有突出你长于别人的明确事件点,但你的长处会在以后慢慢显山露水。所以你不必太担心,好多都是成长带给你的。而你没被看见的,显得好像不如人的,会在将来的日子熠熠生辉。

  尽管大家都不敢相信,但我知道,那的确是你。你成长的很快,而我比她们先看见了你。”

  “你可能会有个非常迷茫的时期,然后表面上依然保持着乐观和不需要担心,那时候你的演技可比现在好多了,每个忙着自己事的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但是你别担心,到那个时候我会陪你度过的。”

  “像你曾陪我度过的迷茫期一样。”

 

  因为要走了吧,这个人突然说了好多话。他和希尔杜的声线很像,他也本应该是个话少的人。

  法音从一开始的茫然到听得安安静静。

  背景的演奏声一直没有断过。热闹好像离他们很远。

 

  “那我们未来见。”

  “好。”

 


3/

  希尔杜离成年还有一年,责任感将他少年气息掩盖了太多,而眼前活蹦乱跳的那位生生将他的记忆拉回了那十几岁的少年时光。他那个时候的生活充满焦虑和不安,他为自己背负起的责任要将他压得透不过气,直到为了红炎魔法和另一些国家的人不得已产生了联系。

  直到再次相见他才发现这些年法音变化有多大,记忆中第一次接触时觉得她太不稳重,紧接着通过相处逐渐改变了印象,再到以后每天待在一起的日子时不觉得,回过头来却又惊觉这个时候独有的珍贵了。

  好在她一直在。

 

   原本以为我会度过漫长的,或是责任感压身或是平淡到毫无起伏节奏的生活,直到你的出现,让我从遥远的记忆开始到遥远的未来,每一天都开始熠熠生辉。



  站在自己房间的艾克力普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神秘森林突然来了这,为什么房间摆设有点不一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正在遭遇一位看起来相当面熟但稳重太多的公主的无情嘲笑。

  “希尔杜你这个打扮以前看起来很酷但现在因为看起来很矮有点搞笑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那在神秘森林看着自己脸红的是哪位?





                                                                                                                    -end-


评论(37)

热度(39)

  1. 四筒筒筒子__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