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请正经谈恋爱吧哈哈

☆彡:

520换个风格!想看两个年轻人粘粘糊糊热热闹闹的亲亲热热的谈恋爱啊哈哈哈!

背景是脱离了神秘星球的,这两个不着调地谈着恋爱的家伙的觉醒。哈哈。








【】


  有些事情是要过了很久之后再去回想才会摸到一些细节上的端倪,就像法音一个人生活了很久之后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几乎没有完整的和希尔杜跳过一支舞。


  在还只是晨曦微露的周六,法音望着天花板已经开始思索良久。这幢房子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隔壁孩子一大早开始闹腾的温馨透过墙壁悄悄地渗透过来,这让法音觉得有点落寂,翻身看了看闹钟,才是凌晨五六点的样子,又将脑袋搁回到了枕头上,还是再躺一小会吧。

  当初是自己忽然沸腾着热血和家人提出想要去另一所城市工作,年轻的心脏热烈地跳动着,向往着远方向往着未知的冒险,即使是开明宽厚的父母也万般个不放心,正式坐着商量好久,孪生姐妹也担忧的下撇眉毛坐在一边。
  一个人可以吗?安全吗?真得想好了吗?法音点着脑袋告诉她们,真得真得想好了,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突如其来的冲动,自己其实并没有其他人以为的那样只是一股脑的前行。而至于为什么会产生这个愿望的原因,法音倒是没有和他们提过,与其说是没有——倒不如说是没有机会吧,一旦想倾诉的时候被打了岔,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准备着行李的同时和所有人告别,拜访到里奥奈的时候对方问她怎么会突然就这样做了决定,法音没法告诉她导火索是她上次来她家时提奥看得动物世界。草原上的大迁徙忽然让她心脏咚咚地跳动起来,早在心中埋藏了很久的想法抽出了芽,那时候望着电视因为情绪波动的有些脸红的样子差点让里奥奈以为她对一只狮子,或者灵巧的鹿,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戳了戳她,提醒,你和希尔杜怎么样了?
  欸?法音转过头来,一脸茫然。
  怎么说好呢。

  告别也是磨磨蹭蹭了好久,最挂心不知道如何处理的人被放到了最后,因为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生气,因此下意识地拖延,在见面时纠结着怎么开口。


  最后还是希尔杜先开了口,“要去远方了吗?”
“欸?嗯……”法音犹豫地望向坐在一边的希尔杜,身边的人略微有些淡漠的眉眼清俊的格外好看。
“没忘了什么?”
  法音犹犹豫豫地点着头,家人和莲音一直在帮忙,不会少了什么的。
  希尔杜以觉得朽木不可雕也的样子摇了摇头。法音觉得他貌似有点生气,因此愧疚的心情冒上来,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对方略显沉闷的样子有点明显,倒是和生气不一样的情绪,只是淡淡腔调中的话语有点显得意外的孩子气:“告白也是我先说,告别也是我先说。这样的话,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吗?”
“不是故意瞒着的……"本来想要说“对不起”的尾音消失在希尔杜将视线重新转过来的时候,四目相对,倒是不知道怎么把道歉的话说出口了,因此声音里带了点安慰性质的声调,“这些最后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对方绷得紧紧的脸上突然冒出了清浅的一点波纹,离得有些近了,眸光闪烁了一下,法音以一种认真的模样观察着希尔杜的表情。希尔杜调转回脑袋,重新将视线转移到眼前的屏幕上去,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拿你怎么办。”


  自己好像还没完整的和希尔杜跳过一只舞。
  希尔杜的模样不断在眼前闪现,今天怎么老想他。法音将被子拉过头顶,开始为这件事感到愧疚,每次自己都跑掉了。

  想见他。法音将被子放下,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爬去洗漱。

  想见他。锁上门清脆的声音,今天外面的天空有这么蓝。

  想见他。法音走在去早餐铺的路上,凌晨的空气特别清新,整个城市刚刚开始有生气。


  跳跃的心情不知道怎么安抚,内心充斥着恋爱者早就该有的心情。
  回到房间后,法音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编辑简讯,删删减减后发了出去:“希尔杜,你今天在家吗?”对方很快就回了过来:“在啊。你今天呆家里吗?”
  对着短信沉吟片刻,心脏奋力跳了一跳,又跳了一跳,前几天看得电影台词不断地冒出来,“一直想着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去见他。"怎么就刚好看了这么一部电影呢?现在心脏不断地跳动着,只差付诸行动力。而且说起来,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一旦开始想念,大家的身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冒上来,手机屏幕里的亮度在自己回完简讯又一次暗下去后,法音打定了主意,翻身下床开始整理行李。
  为了避免麻烦到大家想要来动车站接她,因此法音谁也没告诉,告诉希尔杜自己可能要出去一趟之后就收拾好了行李一个人买了动车票回去。其间的过程不再累述,只是当法音回到自己的城市咚咚敲响希尔杜家的房门时,发生了一件相当偶像剧般巧合的事。
  是米露琪来开得门,看到法音时露出了无比兴奋的表情:“法音姐姐你回来啦?”
  法音用力点了点头当作回应,然后往门内踮着脚探了探脑袋,米露琪也钻出脑袋向门外探了探,接着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了出来,
“你哥哥呢?”
“我哥哥呢?”
  嗯嗯嗯?两人对视对视,法音先开了口:“你哥哥不是说今天在家吗?”
  米露琪张了张口,但已经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因此一声叹气已经叹了出来:“你们两个笨蛋吗?哥哥跑去找你去了。”
  ……
  于是最后法音窝在米露琪的房间椅子里给希尔杜打电话。边上的米路琪也紧挨着法音听电话里的动静,忙音之后很快就有人接了起来:“喂?”法音等了一等,语气相当抱歉:“希尔杜我在你家……"

  好在动车时间误点,因此也不是开得远的到了头,希尔杜在紧接着的一站下了动车,买了回程票后又跟着疾行的动车往家的方向赶。
  窗外的风景不断向后退去,希尔杜半仰着脑袋靠着椅背看窗外。法音当时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希尔杜自己回家的很大程度是因为他,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我也没想过你会来找我”让他难免有些微失落,今天是多适合情侣臭显摆的日子啊,她到底有没有意识到。
  动车终于到了错了位的目的地,希尔杜刚走出动车口就看见不远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蹦跳着和他打着招呼。
  由远及近的终于见了面,希尔杜低下头仔细观察着法音,好像瘦了一些,又好像没有。等到切切实实地触碰到的时候,才发现真得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才知道原来已经有那么想念。
  这是一场还没开始就意外结束了的旅程。所谓惊喜嘛,总会有意外,事后知道前因后果的米露琪是这样安慰的,就像故事麦琪的礼物一样,这是两个相爱的人之间难免会有的意外。

  只是生活暂时还没结束。
  法音回家后热热闹闹的跟家人久违地聚在一起吃了饭,特地告诉父母不用传简讯告诉莲音自己已经回来的事,好让她能更自在的约会。
  晚上的时候法音窝在被窝里点着拼音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哒哒哒”地给希尔杜发了简讯,“希尔杜你今天有生气吗?”
  对面显示了输入中,但过了一会儿却没了动静。
  翻来翻去,觉得找不到适合说话的表情包,等了一等,犹豫过后最后还是打字发了过去,“你在生气吗?”
  这次希尔杜发来一个跟本人形象完全不符的,表现得有点抓狂的表情包。
  噢,感谢表情包。
  接着对面很快回复过来。
“法音我和你说件事。”
“嗯嗯,什么?”
“你先暂时听着我说。”
  停了一停。
“我认真地问一个问题,法音。如果告白前我是朋友,告白后我是家人,那么法音,我什么时候才是你的恋人。”

  有点没头没脑,但是法音看懂了。平常不会说出口的话语通过简讯传来,法音想象不出希尔杜当面说这些话的样子。什么是正正好,希尔杜的表白出现在心情变得很奇怪的今天,这就是正正好。抿着嘴巴有点不可思议地坐起身来,感觉脸颊发热。
  哇…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忽然觉得希尔杜好可爱啊。。不得了。
  正积极地开动脑筋到底该怎么回好,却惨淡的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可能隔得时间有些久了,手机铃声忽然欢快地叫了起来,法音赶忙接起来,却是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希尔杜?”法音试探着出了声。


  对面清了清嗓。暂时说不出口的话是什么呢?


早上睁开眼睛想到得是你,睡梦前想到的人还是你。


言语上能透露的隐秘的心情不是很多,好在两个不善于情话的家伙之间总是能不矫情的感知到彼此。




“希尔杜我们…好像没有完整的跳过一支舞对吗?"









评论

热度(20)

  1. ___🍥☆彡 转载了此文字
  2. Enid Choi☆彡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啊【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