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一)

☆彡:


【年龄差设定  æ³•éŸ³è¦æ¯”希尔杜大上几岁】


依然是想看他们两个像个年轻人一样谈恋爱


同时也在做些尝试,有不足见谅见谅







One
  


  法音在执意单身的多个年头中,从来没有想过会和比自己小的男生交往。


  以往的追求者都因为法音觉得和自己并不合适而以各种理由推脱掉了, 只是没想到这第一眼就觉得和其他人划分开了的人,在自己提醒自己多次年龄差的问题后,竟然真得站到了她身边。



  而且在灯火阑珊的街道边还突然矮下了身子来吻她。


  这个吻在希尔杜一连串的攻势下突然性的截止了。


  法音拿胳膊肘挡住了对方的热烈的凝视,涨红了一张脸:“可以了可以了!先到这吧!”
   å¸Œå°”杜退后一步打量,嘴角明显努力按捺下了笑意:“先到这儿?”
  “对!对!”法音只差嚷嚷,依然用胳膊遮着脸不肯放下。直到缓了好一会儿,感到脸上的余热慢慢退下后才稍稍将胳膊肘从眼睛的位置挪了些下来。
  “会不会太害羞了?”希尔杜凑上去看着她的眼睛。灼灼的,剔透的,漂亮的石榴色。
  凑在眼前的清俊的少年的脸庞近在咫尺,法音又一次感到脸上发烧,希尔杜赶紧上前牵过了她的手,五指扣住她的,互相相扣着,只在她的靠近眼睛的位置吻了吻。
  “那我们今天就'下次继续'。”希尔杜其实很想笑,但即使如此表面上仍然不多表情的挑着她话中的漏洞。

  法音摇了摇头表示抗议。但也跟着他的步伐开始边走边聊。
  “上次和这次…也差太大了吧!”法音忍不住嘟囔,上一次是很纯情的亲吻的话,这次着实让法音感到了有些心发慌。
  “上次是初吻啊,男孩子进步很快的。”希尔杜不着调的掰扯着,但又因为冷静的声线,竟然让人觉得他的确正经的很。




   ä½†äº‹å®žä¸Šä¹Ÿæ˜¯æœ‰äº›åƒé†‹çš„,因此才有点没了分寸。内心弥漫着少年心气的时候远远没有平日里看起来那么稳重,因为牵着法音的手的缘故偶尔也会想要做一个可以肆意一些的角色。


  “我说,布莱德,布莱德不是喜欢你么?你这回怎么对他亲热好多。”
  “今天可不是来找我的!”法音晃了晃脑袋,做如何把事情讲得更有条理的思索状:“怎么说呢,他在正式接触莲音之后,发现了以前对我只是某种过于执着的好感吧?因此他发现了这件事后,也发现了更适合他的人是谁。"


  法音讲到这儿突然停了脚步,抬起脑袋认真的看着希尔杜:“我对感情这回事比较迟钝,所以在确认关系以前很少会把自己置身于特别喜欢一个人的位置,也幸好我没有喜欢上布莱德。如果希尔杜你以后也发现对我只是一些出于什么原因的好感的话……”


  “了解。”希尔杜配合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的话却吓得法音只差跳起来,“明天去见见我的母亲吧。”

  “太快了吧!”法音脱口而出:“万一以后要分手怎么办!”
  希尔杜瞪圆了眼睛瞧着她:“我可没想过和你分手!”






  “虽然最后希尔杜尊重我的意见,说再等等啦。但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法音双手撑着下巴趴在床上,两只脚前后摇晃着和莲音谈着心。


  “这样啊。”莲音也摆出同样的姿势,两姐妹像童年时那样面对着面。


  法音也没想到,自己和希尔杜的第一次分歧是因为这个展开。虽然她和希尔杜双方都很快向对方软和下了态度,但是却也难免有了心结。


  “嗯嗯。虽然说希尔杜年纪比我小,但其实心里年龄真得比我成熟很多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己完全占不了年龄上的优势,也的确很信任他。”


  “但是……但是啊……”


  法音“但是”了半天,却又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因此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因为发现自己已经太过于喜欢对方了,所以她对他俩是否真得适合对方,产生了比以往更多的担忧。




 


   æ³•éŸ³å·²ç»æœ‰äº›æƒ³ä¸èµ·å…·ä½“是哪天真正相识了,但是不难记住的是希尔杜刚刚来公司的那天,从踏进办公室起就感受到与往日有异的窃窃私语。于是边整理着办公桌边左右张望了一阵,另一边的女生用滚轮椅做交通工具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嚷着“法音好帅好帅好帅!”解开了她的疑惑。


  了解到了是有公司新人,并且在主人公正式登场以后也使法音认可了那一连串得“好帅好帅好帅”,并在获悉对方年纪比自己小的时候就决定好要把他当成很可爱的后辈来照顾。


  边听着希尔杜的自我介绍法音边思忖,这下办公室里逐渐一天天回归本性的女性们又要再一次回到第一天的仪态端庄了。


   æ¥å¾—新人工作麻利又高效,一双手无比熟练的敲着键盘,法音送文件的路上站在边上惊叹“好厉害”,她想起自己第一天正式工作的场景,手忙脚乱的,不小心给自己惹了好多不必要的麻烦,但也因此结识到了一些有趣的朋友。


  办公室的勾心斗角。对法音来说,不存在的。




  “想把你当作后辈来照顾,结果完全充当了一个不中用的前辈啊。”


  和希尔杜吃中饭时聊起往事,法音带着有些惋惜的语调说着这句话,用筷子抵着嘴唇,想起的不是自己作为前辈的尊严,却大多是希尔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总是有意无意的开始帮自己一些小忙。


  “而且啊,不仅没帮上后辈得忙,大半夜还把一起辛苦加班的后辈当鬼来对待。”


  法音咳了一声,有点悻悻地笑:“暂时不要提了。”下一句要说得“还不是你话很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由此细细想来,其实希尔杜平日里稳重性格的弊端在渐渐显露出来,说到底还是很不坦诚的一个人。


  因此法音犹豫了下,决定还是将搁在彼此心中的一件事先做了和解:“希尔杜,哪天有空带我去见见你妈妈吧。”


  希尔杜不作声,见法音带了点小心翼翼的体贴神色,因此感到了有些气闷。最终还是不忍心冷落的开了口:“不必为我妥协啊,法音你要明白,我们的问题不是出在这里。”


  希尔杜已经开始收拾碗筷,法音也一边收拾一边小心的观察着,眉眼之间淡淡的疏离泄漏了希尔杜的情绪,法音知道这是他有时候面对棘手问题的自我防御。气氛变得有些不对劲。


  法音明白问题在哪儿。








                                         è¿˜æ²¡å†™å®Œï¼Œå¾…ç»­å¾…ç»­








尬聊  ï¼š


  先说下这篇文。文中交换了年龄差,法音的设定后来写着写着,想让她成为本来已经决定自己要“单身主义“的人,但是现在这个设定写着写着又决定再看看好了。 ç„¶åŽå¸Œå°”杜反而因为可以“任性”一点而更多了些少年气息。




  然后主要是因为想尝试不同的感觉,所以有点不知道性格怎么把握是【正正好】,也不知道会不会ooc...包括其实之前写得一些东西我再读会觉得有点尴尬,所以总是有点扭扭捏捏的。


  为了能更好的展现,因此边迷茫边创作。(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和我说的)或许这就是同人的意义吧。



评论(7)

热度(30)

  1. ___🍥 从 ☆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