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

拒绝所有自以为是的把法音的【人格】魅力削弱的人,我会偏激

芭蕾好优雅噢,法音噢更妙了。

【法希】某个夏季夜晚

  

    法音的记忆里有过一次心脏忽然之间被攥住了的感受,情绪像是被狠狠积压在了心脏的某一处,堵住了出口,导致连呼吸都带着点儿疼。所幸她这一辈子都未经历过什么大喜大悲,当年拯救星球时所遇到的种种情况,害怕或惊慌,也不是这样一种生理反应。于是她知道,那在她记忆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时刻,是与爱情有关。


   å¤æ—¥çš„闷热夜晚,蝉声喧哗成了一大片,从房间里向窗外看去,底下只有影影丛丛的树在随着风晃动。从窗前跑过一只猫,和法音匆匆对视了一眼,便“喵”地叫唤了一声,飞快地溜走。于是法音连日记也不接着写了,撑起了身子往窗外找猫,可哪里还看得见身影,于是又再坐下,咬着笔头继续琢磨着如何下笔。


   â€œå¤å®‰â€”—希尔杜先生。谢谢你的蛋糕……”


   å…ˆå†™åœ¨æ—¥è®°æœ¬ä¸Šï¼Œå†å°†æ¶‚改过的文字整理干净抄到信纸上,既在日记本上记录下了每一次的来信,又不会浪费信纸。法音撑着脑袋想,当年写作业时要有这一份心,加梅洛特不知道能省下多少力气,也不至于在忙完各种杂活后,还有时间拿管家棒去敲她和莲音的脑袋。

   æ€ç»ªæœ‰äº›è¿œäº†ï¼Œä½†åˆšåˆšä»Žè„‘海中转移走的画面也没能挽救她内心此刻那种钝钝的痛感,大概是从回忆希尔杜开始,从一些记忆,一些开关,一些顿悟开始。

   æ¡Œé¢ä¸Šçš„小灯安静温馨,聚光灯似的,小小的照亮她的那一小片天地。从皇家学院毕业好久之后,原本两姐妹约好一起结婚的日子,因为月之国在另一个星球的合作对象出了差错,因此法音的婚约开始延期,也过上了需要凭借信件和跑去另一个星球工作的希尔杜相互联系,难得才能见上一面的日子。月之玛丽曾经抚着她的头发问她是否介意,只是换来她像被揉过肚皮的小动物似的笑脸,“没呢,可能是星球上的神觉得我还小,希望我再成长一些吧。希望希尔杜能将事情顺利解决。”



   å¤ªé˜³å›½çš„王后国王目前依然是她的母亲父亲在任,她和莲音不在,诺大的太阳城堡变得空空荡荡,难免会寂寞。而月之国的玛丽王后,原本就清冷,希尔杜走后,更是常常因为思念忧愁。法音借此了解到了当年他们出去读书时做父母的心情,于是她更加有规划的,变着策略的两头跑。

   åœ¨å¤ªé˜³å›½æ—¶å°±å’Œä»¥å‰ä¸€æ ·ï¼Œåˆè·‘又闹爱笑,被加梅洛特教训的模样和以前一模一样,连反驳加梅洛特时带点不甘心带点委屈的神情都一样,好像一点也没长大也不会有变化。父王母后带着心底的笑意面对加梅洛特忿忿地告状:“这可是要出嫁的姑娘呢。“但他们看得出来,加梅洛特心里也高兴,以后也会舍不得这样的岁月。

   åœ¨æœˆä¹‹å›½æ³•éŸ³å°±æ”¶æ•›äº†å¥½å¤šï¼Œå› ä¸ºå¥¹æœ¬è´¨ä¸Šæ—©å·²ç»æ˜¯ä¸ªæˆé•¿äº†çš„小姑娘,陪在月之玛丽身边,适当活泼,讲好多有趣的事,摘自己成长过程中的各种糗事给月之玛丽听,只要她笑,她就高兴。其余时间就陪米露琪玩,和她去寻好吃的,给她讲故事。她俩差了这么多岁,但一点年龄上的隔阂都没有似的,她又能完全听得懂她说话,在成为朋友的同时也不知不觉担任起了照料人的身份。与此同时,在玛丽亚和米露琪身上,她不定期的能收获在交谈中呈现的有关希尔杜的讯息,有儿时也有少年时期,借此拼拼凑凑,去描摹一个她之前还不认识的希尔杜,以及现在更加完整的希尔杜。



   æœŸé—´å¸Œå°”杜回来过一次。少年成长的速度本身就快,很长时间不见,似乎又有了改变。站在大堂前向月之玛丽请安时仪表堂堂,挺拔似松杨,长高了一些,面容上也有变化,是见过世面后少年初长成的胸有成竹,以及即将成为未来国王的自信沉稳。法音拉着米露琪的手,在大堂一侧静静看他,透过他的语态和神情判断他在这几个月里又有多少变化。

   å¸Œå°”杜顾不上休息,要和母后讲在另一个星球至今掌握到的所有信息,月之玛丽拿他没办法,有些心疼,也略带抱歉的向法音看去,但法音只是笑着摇了摇手,没有任何抗议的意思,那也只好由着他来。只是在去往月之玛丽谈公事的房间的路上路过她时,希尔杜带着来自远方的,风尘仆仆的气息和熟悉的味道轻轻拥过她,是人前礼节性的拥抱,但停留的时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久。

   å›žæ¥å¯ä»¥é€—留的时间其实也并不长,希尔杜第一天就和月之玛丽分析完了局势和报告,剩下的时间和他们度过了一个悠闲的,值得记忆的,又很快就过去了的时光。期间要有裁缝来给希尔杜量身高,为他重新打造适合出行的服装。帮着整理衣帽间时翻出了13岁左右时,隐瞒身份时的着装。法音将衣服放在希尔杜身上比划,那时候的衣服如今在身形颀长的少年面前还是显得小了,当时觉得酷极了的装扮因为变得小号了所以显得可爱。两人对视的时候都有些忍俊不禁,不知道在笑什么,但又心照不宣似的,就是觉得打从心底的开心,从内心深处不断冒出喜悦来。

   æ™šä¸Šå¸Œå°”杜翻看过去学习时摘的笔记,知道法音对本子上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感到枯燥,就将医学和人情感上会产生的生理反应联系在一块儿和她讲,果不其然引起了兴趣,亮了眼睛听他东掰扯一块西掰扯一块地说着。害怕时是这样一种现象,兴奋时有这样一种现象,有关心脏的感觉是这样,小说里常描写到的“忽然觉得手脚冰冷,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是这样的一种解释。法音听得津津有味,连希尔杜很快要走的失落都冲淡了。



   å¸Œå°”杜这次去那边的时间比上一次还长,期间他们来往过很多次的信件。也从信件中知晓了事情已经处理完善,回来了就再也不用往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相见的日子近了,思念因此越发强烈,这次希尔杜的信件与之前相比表面上依然保持他一贯的风格,但在清隽笔画下透露出的情感却炙热了好多,以至于让法音好长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予回复。

   å¤å¤œæœ‰é£Žä»Žçª—户外灌进来,法音眯起眼睛去看朦胧夜色,脑海里出现了好多画面,终于是想起了什么,下了决心提笔写下。



“夏安——希尔杜先生,
   ä¸Šæ¬¡æ‚¨æ¥ä¿¡é—®æˆ‘,您托人寄来的蛋糕好吃吗?我可以很快的告诉您,蛋糕非常好吃。可当您问我是否思念过您?我用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去想如何去写这一封回信,因为,我大概在第一次见到您时就开始思念您了吧。原谅我这么久才给您回信。祝您一切都好。“

                                                      落笔:法音”



   è¿œåœ¨å¦ä¸ªæ˜Ÿçƒçš„希尔杜终于收到了回信,微笑浮现在脸上眼上,附近还有一同作业的工作伙伴,注意到了,于是偷偷捅了捅身边的人,一起偷眼去看他难得舒缓下来的状态。

   å¸Œå°”杜浑然不觉,面对这记回扣的直球,他捏着信想,假如现在法音在她面前,恐怕他是要失礼,避开这一屋子的人,以便去亲吻他的公主。





重要

我qq好像被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密码怎么都登不上去。因为个人信息不足的原因应该是找不回来了。如果收到奇奇怪怪的消息千万不要理🙏

你们知道这事吗?😂😂我那篇《月亮》当时大多半都是直接在帖子里打字直接发的,没有存过档😂😂😂😂虽然我现在再看它会觉得有些幼稚莫名羞耻,但直接剥夺我选择权这样😂度哥真是好狠的心。

告白日大声告白!!我超爱法音身上的【少年感】!!!超爱!!!!!

啊我一直不知道直白点怎么说😭😭点开了其实就是我一直超喜欢法音身上的【少年感】啊,这个真的超级戳我的😭💥💖

经验就是告白要果断!因为昨天发出去的帖子,其实今天再看就有点令人羞涩的羞耻感了。ˊ_>ˋ

【给娜叔法希同人本的小小repo】

  娜叔在后记里形容这是一个“小故事”,一个由蛋糕这个情节点引发的一次“微不足道”的交集,中间交织的是甜而酸涩的恋爱的滋味。我觉得他们好吃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在原作中,他们是由许多许多,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事,在暗潮涌动下汇成一片属于我们的净土。我们被打动,我们愿意守护。而这次从娜叔的同人作品中我又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们在和我们爱的cp相互守护。

  在我们之中,有人因为法希在感到疼痛,有人因为法希在感受幸福,有对他们信心百倍的,有为他们困惑不解的,也包括了因此感到退缩的人。我是曾经心结很难解开的那一个。但在这些人中,我依然看到了很多虽然出于不同情感,但一直在举起火把,一路高歌的向前走去的人。带领着我们,走向和童年时感受到的爱与痛感的交接的梦。
  从法希的相遇开始到最后二人相互抵达对方私人的情感领地。我们像是在魔女的玻璃球里看着他们的故事,然后同人创作就像是把他们故事的些许成分装在了观赏性的玻璃球里,像一句批注,一个注脚那般留下他们故事成分的百分之几。但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故事很特别,他们的故事是道不尽的。
  我特别喜欢娜叔在后记里说得那句话,“我想要甜出法希的感觉”。这也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事情。苦涩也好清甜也好,希望都是独属于他们的味道。他们绝不应该被当成落入俗套的cp。他们足够真诚。也希望大家能看得到他们。因此感谢的是所有用自己的力量,将盛满的爱意倾洒出去的同伴。

  说到这里想起很久以前发过类似谢谢娜叔都还在的帖子,记得其中还提过一句“想要把藏起来”的话。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很久以来我的观念里一直都是大树招风,我也看过圈子变大后出现的形形色色的人。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希望我喜欢的一切东西都能安安静静的生长。但是,但是!在后来才逐渐发觉这是一句好欠打的话。我依然希望我爱的一切能不被打扰的生长,但形形色色的人总会有的,有能力的人更是需要被看见的。我希望娜叔能被看见,尤其是当娜叔自己想被看见的时候。当娜叔认真的让自己发光发热的时候,希望能有很多人看见你的光。娜叔是一棵大树,我依然不希望是招风的大树,但如果风来了,那就希望能是一棵肆意的在风中舞蹈的大树。
  祝娜叔开心,大家都说永远开心太难,希望你能经常开心。 @゚♡シェファ♡ ゚ 

(最后的最后……写到最后我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谈论太多的剧情,所以这极有可能是一篇不太及格的repo,但是我……也圆不回来了。所以我就只能期待自己下次的repo啦!结束🔚)





激情短打……

关于“孤独”这个关键词抓住了几个想法以后展开看看有没有可以写的。有联系一些分析。记的很乱。

莲对布贝特感觉到的孤独是由她的共情能力引起的,并在那个时候做出了行动。长久以来形单影只的希会因为她的行为有点被共鸣到,所以多少会有因为她注意这件事带来的好感,印象也深刻一些,前期在观察双胞胎公主的时候也会偶尔多留意她一些。而法是对希的孤独产生共情的那个人(怕被黑废话一句布贝特那里法从害怕到冷静下来中的共情是绝对有的)(同理后面莲对布面对纠葛的共情,所以要说这个动画是公主的动画也不是随便讲讲的。)法对于希的与大家格外疏远,形单影只的孤独和一个人的战斗,是最早甚至说唯一吧,最先直观的感受到的,她是陪着所谓艾克里普斯和希的孤独走下去的那个人。但是这些希是不会知道的。永远也没有人知道。

(也是后面看到希会感到熟悉的原因。尤其在知道希的处境后,她很容易能和还是艾的时候的那种感觉有所联系,这会是不仅仅停留在表面的理解。)

(所以对后面艾身份暴露后他俩的剧情没跟上,我……)

而因为布对法向来都很直球,所以希作为双胞胎的旁观者更容易会感受得到,布对法于其他人的不同。莲对布也都很向往很崇拜的样子。所以希其实是把除他之外的三角关系“看在眼里”的那个人。希反正就是四角内外游移吧先不谈。而其实他孤单这么久的人是能把别人对他的“不一样”敏感察觉到的人,所以他能感受法面对他时的有所不同,但他并不会细想这是什么情感。包括法自己也不会去想。但因为法和希还是艾的时候正面交锋过几次,所以在他的心里一直留有法一个单独的位置,至于是什么要看后面的接触,发展。不知道内心的这个位置会衍化成那种形式,反正前期还是很隐蔽的。
前面说给希留下印象的那里。法问他的为什么关心红炎魔法其实很破冰。因为在那之前根本没有人关心“他是怎么想的”,除了母亲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而他是艾的时候,他用“看起来像坏人”去独处,他根本已经习惯了被误解,也根本没有人在意他是不是其实没有恶意,他已经决定一个人走到底,从来没有想过要被了解。没想到这时候法出现了。所以法问他的时候他的那个特写特别意味深长。末尾的“别再跟着我了”要看跟什么连在一起看,跟他之前被问的那个眼神连在一起看就很有的回味。
法直观的情感上的敏感能力其实在黑布身上也能体现,(除情感能力外还有别的一个什么我说不出来,在等人说出来),“我觉得他在说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唠。还没梳理过的想法半夜直打。还有其他想说的下次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