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告诉我千万不要更新lofter。听说越来越不好用。给大家提个醒。

🙇‍♀️这样的内容让我无法点赞所以只能靠转发称赞摸鱼……………………
给娜叔母亲节按摩头部式压惊💆

对百度极度无语。


゚♡シェファ♡ ゚:

来来来 è€å­æ‘¸é±¼åº†ç¥ä¸€ä¸‹ ä»Šå¤©æˆ‘终于被狗日的百度撤掉了法希吧吧主








至于我为啥被被撤销呢 æ•…事相当的操蛋








首先 æˆ‘被吃鸡外挂给盗号了 ç„¶åŽè¢«ä»–们刷屏发广告 æˆ‘就不幸的被封号了








紧接着 æˆ‘就去申诉了呗 ä½†æ˜¯è¢«é€€å›žäº† è¯´æˆ‘的账号安全度不够  å¥½å§å¥½å§ æˆ‘就去下了百度强烈安利的百度安全中心 æŠŠæˆ‘的账号资料填写到安全100% æœ€åŽæèµ·æ¥äºŒæ¬¡ç”³è¿°
















结果呢 ç™¾åº¦ä»¥æˆ‘发广告的理由驳回了我且百度没有三申这一条
















我就凉了
















哈哈
















百度
















傻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差点错过!!!

千素槿:

微博正在转发抽奖中,求转发求扩散~~

https://weibo.com/3824698146/GevA9g9IR?type=comment#_rnd1525094422585


【终宣预售】中日韩合作  å›¾æ–‡æ¼«åˆå¿—  æ³•å¸ŒåŒäººæœ¬ã€ŠShine》
【原著  CP】《双子星公主》希尔杜X法音
【合志内容】共324P   36P彩图   229P漫画   3.2万字小说   æ³•å¸Œå­¦ç”Ÿè¯èµ å“
【特典内容】法希结婚证+立牌+PVC透明贴纸+海报
【本子工艺】双封面,UV,锁线胶装,扉页硫酸纸烫银
【预售时间】即日起至6月8日
【发货时间】预计6月9日陆续发货
【淘宝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594c1debL9hmRY&id=559939829146

这是今天翻到的,正好是当时不知道怎么说的。

<醉酒梗> 借宿

  

写得挺薄的,可以当消遣看看。

-交往了有好一阵子好一阵子了



。oO

   å¸Œå°”杜能感受到伏在他背上的人舒缓又带着些微热气的呼吸。间歇性痒痒的抚过他的脖子。

  轻轻带出一口气,希尔杜膝盖抵着床沿,小心的把法音往下放,在感受到对方的手自然的逐渐松开他的脖子时转过身,准备让她轻轻的躺下去。

  但这些动作已经足够让法音昏昏沉沉的半清醒过来了,她使劲睁开眼睛,一半现实一半梦的判断着自己究竟在哪, 直到感受到一只温和有力的手掌心正垫着自己的脑袋。 

  “希尔杜?”法音感觉到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双手支棱着身体两侧弹坐了起来,被喊着名字的人还未退到一定的距离,因此嘴唇轻轻地触碰到了他的脸颊,但柔软的触感只碰了一碰,法音自己已经下意识后仰过身子带了点距离看着他。  

  脑袋还发晕的厉害,反射弧因为醉意也更迟缓了,因此也并不觉得害羞,蒙着了似的瞅着对方探过身来替她放好身后的枕头,视线追随着他垂下的眼睫,捕捉着那一点点的笑意。

  “好一些了吗?”  å¸Œå°”杜见她醒来,中途改变着主意,胳膊越过法音的身体两侧去拿她身后的靠枕代替枕头,表示让她靠在身后垫高的枕头上。

  “唔……我没醉。”法音身体往后靠去,仰着脑袋继续视线追随,带出一点点小孩子似的执着的憨态来。

  希尔杜拉过边上的椅子在她床边坐好,干干脆脆的抬起眼睛和法音的视线对个正着。于是对方的眼睛也跟着他沉静下来,不再转悠着脑袋去找着他的双眼。

  你看我我看你。静了好半晌。

  希尔杜首先破功:“要学会拒绝啊,”抬起手敲对方的脑袋,修长的手指屈起指关节,轻轻的在对方柔软的头发上一下一下的敲着,耐心的做着教育工作,“尤其我不在的时候……”幸好无论如何还是心下不放心,早点推辞了另一边回来,不然恐怕她什么时候跟着别人走了他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他才从玩似的举动中缓过神来,看着对方认真听着但更显得迷迷糊糊的模样,稍微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在对方脑袋上敲了几下。而后收回手叹气,面对个醉酒的人估计现在怎么说都是白搭,明早一起大概就能给你忘得一干二净。

  眼前的女生因为醉意收敛了平日里的活跃,明亮的眼睛像汪着一股清泉,流淌着清澈透明的春日,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希尔杜嘴巴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口。走廊有碎碎的脚步声走了过去,他微微侧过脸去看时间。回来时早就过了平日就寝的点。

   è„šæ­¥å£°ç”±è¿‘及远。希尔杜揉过女生的刘海,修长的手指笼上对方睁得溜圆的眼睛,探过腰身吻去。手心感觉到眼睫擦过的触感,他吻的心头直发热,厮磨片刻退回身子,观察对方反应时嘴角不经意间抿起了小小的纹路,然后仔仔细细再一次倾下身体吻了上去。法音闭着眼睫,双手环绕过他的脖颈,因此希尔杜能感受到,这次她也在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他。

  为了加倍确认这一点,他干脆整个人俯过了身子,一只腿压上了被褥,细细密密的持续着亲吻。内心深处传来的悸动让希尔杜发觉自己有些发烫,直到醒悟自己离得有些过份近了,才克制着从亲吻中退开了些距离,轻轻喘了喘气,低头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眼睛。

  法音眨巴着眼睛,刘海有点汗湿的搭在额头上,被希尔杜掀过后变得有些乱蓬蓬的,这时候静静地与眼前湛紫色调的眼睛对视着,也抬起手指去掀过希尔杜乱蓬蓬的刘海去亲吻他的额头。

  希尔杜抿起嘴角,脖子被轻轻的释以压力压低了下去,感受到柔软的触感轻轻碰了碰自己的额头,眼角…温热的呼吸掠过他的脸颊,柔软的碰触还未到达嘴角。平复着呼吸和越发灼热的胸口,希尔杜紧紧闭了会儿眼睛再睁开,尽管喊出她名字时声音时有些发哑,但是在那之后的句子中带了长长的省略号,代表了几近静止的时间。

 â€œæ³•éŸ³ã€‚……………………”

没反应。

“法音。”又喊了一遍,这次是简洁明了的句号。

还是没反应。

过了一会儿,女生的身子歪了一歪,在靠枕上栽向一旁,在他身子骨下方缩起身子,边左右摸索着边有点冷似的打了个哆嗦。

  竟然。真得......

  就这么。睡着了。

  ……

  希尔杜沉默的扯过一侧的被子给女生胡乱盖好,端正了身子挨坐在法音身侧,半晌没说话。

  等到觉得自己已经渐渐回过神来以后,才长长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再次由衷感叹对方能在这个时候睡着这件事不可思议的程度。但临走依然不忘回过身子替法音调整了睡姿,掖好被子,再低头注视一会儿就迈出了门。

  很快女佣就匆匆而来,听着吩咐为法音换上了月之国的睡衣。


  

  “昨夜睡的好吗,法音?”月之玛丽亲切的向她问候着,“睡得很好,女王殿下。”法音爽朗的举起胳膊,表示自己是真得很不错,是真得真得真得很不错。

  但让她有点儿在意的事情是,希尔杜好像从早上开始就不怎么主动搭理她,在餐桌上也能感受到没有以前那样的眼神对视…而能让她第一时间想起并且反省的是,难道昨天晚上喝醉的时候做错了什么事……

  法音向来是有错就改的好孩子,但在那之前她要先确认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的,开了口:“月之玛丽陛下,很抱歉我昨晚回来醉酒的事,我本来想之后再和您道歉。还有就是…我想再向您确认一下,昨晚我没有做过什么太粗鲁冒昧的事吧?”

  “放心吧,法音公主,昨天你一直很安静(“比平常安静多了。”不知名大臣差点脱口而出),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只是你因为醉酒一直在睡觉,直到希尔杜送你回房间。”

  “这样啊……”法音轻轻触碰着嘴唇一角,若有所思地回想着惹希尔杜不开心的时间段:“那段时间我应该也对他做不了什么吧……”

 å•Šä¸å¯¹â€¦å¥½åƒæœ‰ä»€ä¹ˆæ–­ç‰‡çš„记忆在脑海里慢慢的闪现……是希尔杜背自己回的房间来着,然后……

  “法音公主……”温温柔柔的月之玛丽殿下耳朵也尖,眼睛也尖,“你的嘴唇怎么了?”

  “没事啊……”法音抿了抿嘴巴,暂止了回忆,回到眼前的场景和目光上,“好像是被什么咬破了……应该是自己……”

  大殿内忽然安静了一下。在场的众人表面波澜不惊,但内心早在这瞬当无比跌宕起伏的根据刚才的对话联系上下文产生澎湃的想象。正直的臣子随即马上开始自我否定并且嫌弃自己不该如此操心。八卦人士交换了下彼此的眼神。月之玛丽知子莫若母的向希尔杜看去。之前得到希尔杜命令才去给法音换衣服的女仆看起来简直就像错过了一个亿。

  ä¼—人或目光灼灼或有意无意的观察起当事二人的微表情。希尔杜不管不问,继续维持淡定的,风度翩翩的用着早餐。而法音公主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呆头鹅,一脸莫名的希望谁能告诉她这忽然变得微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我吃完了。”希尔杜依然淡定如往昔,收拾了餐具甩头就走。就在希尔杜走出宫殿之后的几秒钟内,大殿里依然还是持续着一片诡异的鸦雀无声,面面相觑,晦深莫测。直到月之玛丽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法音,昨天……”还没来得及想好真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一身影手长脚长的从大殿外直接快步移向了视觉中心点,伸手提拉起女主人公就带着她快步往外走。法音被提拉着后衣领恍恍惚惚地琢磨着自己被动的速度,“我在飞?”

  

   è„‘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最后被一抬手拎好站在边边角角的位置上,法音才回神细看眼前的场景。 

  希尔杜的房间。 

  轻轻按压着有点受伤的嘴角,法音的目光从以前被糟蹋的一片狼藉过的衣柜上收回,靠在门上抬起眼睛看着希尔杜。什么情况?

  

  “伤口。“点了点嘴角。

  “嗯?“ 

  “这样来的。”希尔杜身体力行,干脆的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伤势的来源。“想起来了吗?”

  “好像有一点儿……”事情来的太突然,法音的舌头都打了结。

   å¸Œå°”杜不由分说,又埋下脑袋去触碰法音嘴唇上的伤口位置。

  “现在呢?”

   â€œå°±â€¦â€¦â€¦æ²¡æŽ§åˆ¶å¥½åŠ›é“对吗?”法音有点窘迫的示意他打住,结结巴巴的揣测了一番,抬起脑袋去看他的眼睛。咬破了诶。

   â€œæ²¡æ‰“算控制力道。”希尔杜闷闷的样子,有苦我不说的样子,不知道在气什么的样子。

  ……

  法音有点傻眼,怎么了,在生气吗?生什么气?……

  自从正式陷入恋爱状态以来,他俩亲吻过的次数再也不能说少,在情侣间正常的范畴之内,一次比一次像是要把以前落下的都半点不让的补回来,比起第一次的生涩与紧张到打哆嗦相比,后面不说别的什么,也是熟门熟路到已经甚少让法音再感到难为情了。

 ä½†æ˜¯ï¼Œåƒå¸Œå°”杜今天可以说是有点粘乎了的表现,不管什么情况下,也都还是第一次见。

  因此又难免多打量了几眼。

  “行了。”希尔杜像是缓过一口气来的样子,一脸“就这样吧”看了法音一眼,莫名还有点欲语还休,弄得法音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充其量其实他又不是真得在生气,一时气闷的没有抒发口而已。现在脸也扳了亲也亲了反正昨天的事说多了不见得他能说出口……所以纠结那么会儿也就够了,多了倒显得矫情。

  再者看着眼前女生的一脸单纯.jpg,说多了也是有心无力,干脆堵在门边揉过对方脑袋,结结实实的往怀里抱了好一会儿,然后牵起她往外走。

  “行了。回去吧。待太久了他们又要多想。”  å¤šæƒ³ï¼Ÿå¤šæƒ³ä»€ä¹ˆï¼Ÿæ³•éŸ³ä¸ç”±è‡ªä¸»çš„又去轻轻按压了下嘴角小小的伤口。

  直到出希尔杜卧室的那一刻,似乎才终于有些回过味来了。

        

                                                                   end



  



   å†™åˆ°è¿™äº†å§å’Œhaha,没有后续了…虽然事实上他们都很含蓄害羞但也偶尔想看另一面,可是这样其实又很容易写偏。。也是因为一直拖着想不好后面怎么写,这篇私放了很久都快发霉了…现在不去管了,放出来黏糊一下ˊ_>ˋ(^ ^

  

 


【同人】延展了神秘森林食梦谟那段

从食梦谟幻境中下行梯子的片段那里开始想。

已经忘了本来要说啥了。。文章到时候照例还要修………………


   


.。oO

  提奥顺着阶梯飞速的消失之后,空间进行了再一次扭曲,也使法音莲音两人紧接着又一次一脚蹬着一脚再不受控制的顺着楼梯蹬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â€œæ³•éŸ³â€” â€””“莲音— â€””

  å³ä½¿ç‹‚喊着对方的名字,也不能阻止这戏剧性的一切,声音似乎落不到地面,晃悠得到处都是,时空逐渐被彻底隔离开,周围就像互相被顺着相反方向拧干的湿毛巾,等到她们从恍惚中彻底清醒的时候,脚下的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自己已经稳妥的踩踏在地面上。

   æ³•éŸ³çš„身上还穿着艾克力帕斯深色的便服,白色的长靴箍至小腿处,脖颈处的皮肤因为敞开着的衣领接触着微凉的空气,在明亮的灯光下渡上了温暖的光泽。

  ä¸ºäº†æ–¹ä¾¿è‡ªå·±ç”¨æ›´å¼€é˜”的视野去环顾四周,法音将宽大的帽檐向上抬了又抬,“这里又是哪儿?”比起身上的穿着她倒是更好奇周围的环境,左顾右盼的打量着此时所呆着的不知名的宫殿中。

  è‰¾å…‹åˆ©æ™®æ–¯çŽ¯è§†è¿‡å‘¨å›´çš„环境,注意到前方东张西望的娇小身影后猛然想到了什么,飞快的低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身上的穿着。没有变回来。粉色的公主小礼裙和胸前装饰着的蝴蝶结都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即使脑袋中飞快的搜寻着应对计策但依然无计可施。所有积攒的生活经验此时都派不上用场,只见着朝夕相伴的服装就在眼前体形娇小的女孩身上,以及对方正略迟疑的透过帽檐回过头来投以询问的目光。

  å¯¹æ³•éŸ³æ¥è¯´ï¼Œå¥¹å…¶å®žä¸æ˜¯å¾ˆä»‹æ„è‡ªå·±èº«ä¸Šçªå¦‚其来的男性穿着,都是便服嘛…但是不管怎么说……眼看着自己的小礼服穿在一个明显并不会以此为乐的陌生男性身上,多少心里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古怪的。而且对方此时的脸上浓妆艳抹的实在和气质太过违和,于是凭着以往的几次交锋,法音努力辨认着少年本该有的极清俊的样貌。

  åªæ˜¯ï¼Œä»»ä½•äº‹æƒ…都可以暂时当作没发生过的法音,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åŽ‹å¾—低哑的声音恰在此时救场般的响起,像刚才的笑声那般从四面八方飘荡而来,不知道落在何处。

  â€œä½ ä»¬æ˜¯ä¸æ˜¯å¾ˆæƒ³è¦æ¢å›žè‡ªå·±çš„衣服......嘿……那就跳舞吧……”

 â€œåƒåœ¨æˆ‘从未见过的灯火通明的宫殿……”

 â€œåƒä½ ä»¬å¹³å¸¸æ‰€åŽ»çš„每一次宴会那样跳舞吧……”

 â€œå˜¿â€¦â€¦å¦‚果你们真得想换回自己身上的衣服的话……”

 

  æ³•éŸ³æ”¾å¼ƒäº†æ”¯æ£±ç€è€³æœµåˆ°å¤„寻找声音来源,在对着空气胡乱喊过“快点把我们衣服换回来”之后消失的再没半分踪迹的声音让她耷拉下脑袋。

   â€œé‚£ä¹ˆã€‚”艾克利普斯的注意力回到了眼前出着声再一次抬了起来的脑袋上,宽阔的帽子调转了过来,赤色的双眸从遮挡着的帽檐下忽然清清透透的显露出来,自下而上对上了他的。艾克力普斯毫无防备的看着眼前女孩真诚明亮的双眼。只见她忽的向后退了一步,摆出了邀请的姿态。

  æ³•éŸ³å¥½åƒçœŸå¾—不知道身为公主该有的矜持和你来我往上的潜规则,但是多年潜移默化的训教早在身上留下了本就属于她的规矩,即使她颠倒了该有的男女方顺序,但当她凭着以往在舞会上所看到的那样,利落地掀开自己的掌心向艾克利普斯递了上去时,却也是自然的不失礼仪的。

   â€œå¦‚果是这样的话,赶紧来跳舞吧。”

  ä¸è¿‡åŠ æ¢…洛特在的话是不这么看的的,因为这样的礼仪再得体,也从一开始就错了嘛,她记得法音是个没规矩的公主,她要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教训她才能让她长记性。

  â€œæ³•éŸ³å…¬ä¸»æ®¿ä¸‹â€”—”

  å› æ­¤æ³•éŸ³å¥½åƒçœŸå¾—听到了遥远的加梅洛特的喊声般打了个激灵,抬起身子好心的提醒着对方,“如果艾克利普斯你真的想换下你身上那套衣服的话。”所以她只是确定自己现在的确经历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理所应当的顺着目前最能行得通的方式去处理这多少令人感到不自在的场面。她只是瞧见对方穿着自己在公主宴会上穿着的小礼裙,太过难得的一脸不知所措。

  è‰¾å…‹åˆ©æ™®æ–¯æ²‰åŸä¸€é˜µï¼Œæ„è¯†åˆ°è¿™æ˜¯ç›®å‰å”¯ä¸€çš„办法之后将手心放进了法音的掌心中,这时候他也已经不再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的小礼服上,毕竟目前如何解决才是首要。从相触的皮肤中他们能感受到他俩的体温现在十分接近,指尖传递出彼此的温度,音乐声就在这个时候从四面八方流淌出来,法音顺势收了掌心,对是否能换回身上衣服的好奇心覆盖过了她在那一刻感受心头划过的奇怪的感觉。但是当她跟着节奏踩出舞步时才意识到,即使她如何不在意是谁提出邀请,但她确实不会跳男生的舞步。

  â€œç­‰ä¸€ä¸‹ç­‰ä¸€ä¸‹ç­‰ä¸€ä¸‹ï¼æˆ‘好像还不会这个!”

  ä½†æ˜¾è€Œæ˜“见有比她更早意识到并且反应更快一步的人在,于是艾克利普斯熟练的翻过法音的手心,顺便提起她的胳膊将法音放在他腰上的手挪到了手肘上,直到重新换好双方正确的姿态,舞步得以继续下去。

  è·³èˆžç®—是很考验双方默契度的事情,你往前一步,我退后一步,都需要相互之间很好的配合与协调。得归功于法音运动好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什么,身体跟着节奏前后踩出旋律,从她手搭上艾克利普斯的那一刻,压根不需要提醒,两人自然而然的掌握着音乐所有节奏,从略显生涩到熟练,无比默契地踩出舞步。

  äº²è¿‘时的细节在时间流淌中被放大,刚才双手交握时法音能感觉到艾克利普斯右手上有着握鞭子时粗糙的茧,但除此之外,艾克力普斯的所有举止和跳舞的细节中,都能让人感受到他有着非常良好的教养,以及多少受过专业的训教。

  å°‘年与生俱来的美德在这样的时候是藏不住的,它泄露了点他言语下的端倪,对方的得体与风度让法音感到自己现在其实身处在公主宴会之上,是在其乐融融的大殿上,并且收获了来自异性的非常友好的对待。但是之前在那样的舞会上她从来没有和男性跳过舞,原因是她认为远远有比跳舞更重要的东西,而现在她能从中感觉到的是,它能让人和人之间变得更加接近——只要他们都在向着同一件事的话。

  éŸ³ä¹é€æ¸å˜å¾—更加欢快,悦耳的像在春天的阳光下逐渐消融了冰雪的淙淙的小溪。冷冽少年隐藏在疏远面目下的温良在举手投足之间无意识中被泄露了出来,但又因为是与生俱来的良好品质而让他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到这件事。

  已经不再需要过问艾克力普斯是怎么知道红炎魔法这件事了,真正想要问出口的事已经在刚才神秘森林的相处中,在现在亲近的时刻有了比言语更为真切的答案。

   â€œä»–不应该是别有目的。”纷杂思绪的喧嚣中,法音比上一次这样想时更加笃定了一些。

  è‰¾å…‹åˆ©æ™®æ–¯éšç€å‰åŽèµ°åŠ¨ä¾ç„¶èƒ½æ„Ÿå—到裙摆碰着自己的脚踝,低头看时熟悉的帽子抵着自己的心口压出了小小的褶皱,被遮挡在下面的脑袋,已经嘟嘟囔囔的开始传出了耐心快要耗尽的低声哀嚎:“怎么还没有结束……所以才不喜欢跳舞的呐……”又磨时间又消耗体力……什么时候是个头……

  ä»°ç›®æœ›äº†æœ›å¤´é¡¶äº®çš„晃眼的顶灯,一道小小的黑影很快的疾闪而过,于是艾克力普斯低下双眸好心的提醒道,“专心点。”紧接着法音感到自己又被拉得更近了一些,本来一心想着赶紧达成时无暇顾及其他,但此时因为距离的挨近忽然感受到了对方胸膛传递出来的温度,才感到耳朵似乎跟着热了一热。

  ä¸Žæ­¤åŒæ—¶éšç€ä¸¤ä¸ªèŠ‚拍踩过,注意到眼前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回到了它本来的面目,法音赶紧欣喜的松开了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打量,将头顶的帽子掀下来确认,“真得换回来了!”而且让她高兴的是着在自己身上的不是小礼服,只是平常四下活动穿得便服,这就和之前没什么不同了。

  è‰¾å…‹åˆ©æ™®æ–¯æ„Ÿåˆ°å¸½å­é‡æ–°åŽ‹åœ¨äº†è„‘袋上,身上的着装也从对方身上换了回来。

  â€œå¤ªå¥½äº†è‰¾å…‹åŠ›æ™®æ–¯ï¼â€æ³•éŸ³åˆ†äº«ç€å–œæ‚¦å‘他看去,对方向她点了点脑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è¿™ä¸ªæ—¶å€™è½»æŸ”的音乐戛然而止,艾克力普斯也一下敛了眉眼,警觉的看向四周,古怪的冷笑再一次从四面八方穿透而来,大堂内突然被拉了闸似的一片漆黑,地面开始轰轰然作响。

  â€œè¿™æ¬¡åˆæ˜¯ä»€ä¹ˆäº‹â€”—”,法音说着话的同时又回到了蹬阶梯前往下塌陷的状态,大殿内的一切被黑暗抛在脑后,看来明显又要进入不同的空间。艾克力普斯沉稳的声音忽然清晰的传过了过来:“别害怕,现在经历的这些都是幻觉。”

  â€œé‚£æˆ‘们现在在哪?”法音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可是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到处显得空空荡荡,并且在黑暗中荡然无存。所以她也一定能敏锐的知道,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将永远泯没在这个时空中,惊不起任何波澜,也将永远不会有任何回响。

   åœºæ™¯å›žåˆ°äº†åˆšå¼€å§‹æ—¶å†ç†Ÿæ‚‰ä¸è¿‡çš„那时候,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响在耳边,法音至少能百分百确定,莲音是确确实实的在她身边。下行的梯子突然消失,她们感觉跌进了深海,只能凭着蹩脚的游泳姿势赶紧向上窜去。

    包括神秘森林里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

  æ¸©æš–的火光依然噼啪作响,只是四个人的架势从十字路口开始划分开了阵营。

   é›·å‰è¯ºåˆšæ‰ä»Žèº«è¾¹è¹¿è¿‡çš„举动太过于突然了,导致事情现在多少让人感受到一些不安。本身对法音来说,不管是她对于谁,还是谁对于她,感情世界的神秘是她未伸出去的触角,那些懵懂被其他自己更为熟悉的情感取代。布莱德说的话她无暇分辨,莲音过于安静的站在另外一边,艾克利普斯的话似乎有所暗示,雷吉诺友善的大眼睛让她踩到了分界点,她觉得每个人就是在那一瞬间变得遥远以及难以捉摸。

  å› ä¸ºä¸€ç›´ä¿ç•™ç€åˆæ¶‰äººä¸–时的习性,法音一般会将共同经历过某件事的人纳入自己认为熟悉的朋友的行列,即使以后她可能会因为过于坦亮无防备而遭受伤害,但是没关系,她现在还很小,因此本该不需要过早明白这件事。

  é£ŽæŠŠå¤œè‰²æ‹‰é•¿ï¼Œè‰¾å…‹åŠ›æ™®æ–¯åœ¨æ£®æž—中略显冰冷的皎皎的月光下显得更加疏远与难以亲近。


  â€œé‚£ä¸ªå®¶ä¼™æ€Žä¹ˆæ ·æˆ‘一点也不关心。”

  å°‘年冷俏的眼睫藏着他个性上的所有的秘密,任何事情都让人感到难以分辨。

  â€œä½ ä¸è¦å†è·Ÿä¸Šæ¥äº†ï¼Œæˆ‘很困扰。” 

  çœŸçœŸå‡å‡æˆ–许没那么重要,初衷变得多余以及毫无意义。

 ç›˜æ—‹åœ¨æ£®æž—上方的风声使森林变得更寂静。少年冷邃的双眼和说出口的话语带走了森林中所有停留过的温度,和他的坐骑一起,消失在了漫漫长夜。

    







希望所有想要争论的人都不要理首页那个人......
她们自己的评论底下,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让她们自个抱团。
不要去争论。没有用的,没有任何用处.....把一而再再而三的解释的精力放在能听的进去的人身上,放在能说的清楚的路人和一知半解的人身上就好了。像她们那种既然已经认定自己认定的事实了,那么再怎么解释都只是枉然和浪费时间(尤其是由我们出面),免不了还要被瞎扣帽子。
虽然这么多年了看到这种从未长进过的语气和说法还是觉得生气,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我的经验就是,时间宝贵,不需要在她们身上浪费任何时间🙂

(还是多做有用的科普,不去过于纠结,然后多去发掘和发现剧情中我们能探讨的吧)



一直都存了一个号头像是吴磊dd(因为他长得真是太好看了!)。希望那个号以后能真正意义上的用得着😇

可以不回fo的 ^_^




    (😅原id……☆彡)

💌

  设定是第二部的背景。但老实说一直口头上说着回顾却没有真得去看,所以很多设定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涉及到魔法之类的也许会有点bug。
  这篇的设定大概是第二部学园的某一场比赛中经历的,发生在法音和希尔杜互相对对方的心意有所了解以后,游移在这背景上。或者可以当成是以第二部为背景又没有一定的联系的独立的篇幅。
  忘了魔法杖的名字干脆就这么叫着了……

  带妄想的设定。。不是特别讲究…所以不能太较真的…

  把想写的写完以后结尾的真得很匆忙。
  

  现在太困了以后或许还要修…………
(早上小修了下.....大家凑合看吧T U T)


▽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总之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希尔杜待在封闭又拥挤的空间。
  在正好容得下两个人的狭小空间里,当法音从对方的肩膀上抬起脑袋的时候,在茫然间对上了一双不能再熟悉的眼睛,于是顾不上自己之前是如何睡的腰酸腿疼,挪了挪自己的身体,飞速将自己的背部抵到背后坚硬和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去。顿了顿,不好意思时习惯性地挠着后脑勺并在极其暗淡的光线中捕捉到了希尔杜的目光。
  “希尔杜……发生什么了吗……”
  “.......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目前看来,应该是用了魔法刻意而为。”


  对方的有问必答唤起了法音的记忆,对的,之前好像正在进行什么比赛,中途的时候被奇怪的力量扰乱了秩序,之后昏睡过去,醒来时就在这了。
  “可——恶!”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快要反败为胜了的。法音“腾”一声握拳站起,脑袋忽地撞上了有质感的保护罩之类的东西,疼倒是不疼,只是吓得整个人缩了缩。
  希尔杜拉过她示意她赶紧老实坐下:“忘了告诉你,这里好像是隔离开来的一处,空间只有我们待着的这么大。”
  “是吗?”法音腾出另一只手去触摸四周,除了背部位置的触感略显粗糙,对其他方向用力时会感受到橡胶一样的触感和阻力。
  “没法回比赛了吗?”法音快速蹲下身子召唤出了魔法杖试了试,可惜对周围的一切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甚至连魔杖的光芒都显得比平常微弱的多,这下才想起之前已经和莲音一起使用过魔法,太不凑巧了!
  唉声叹气的再晃了晃魔法杖,杖心发出了比烛火要明亮些的灯光,晃晃忽忽的照亮了一些自己所处的空间。
  是个很奇怪的空间,因为有两个人在的原因所以能感受到空间并不是很大,但是把魔法杖伸向一旁悠悠暗暗的深处时在目光所及的位置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被照亮的地方似乎能探向很远的位置,可是当人想要过去时,便被明显的困在一处了。
  “好奇怪……”法音嘟囔着收回了魔法杖,引着魔法杖的光亮照亮了自己所处位置时,她才看清了现在的处境。
  他们两人所处的空间其实非常狭小,但也正好坐的下两个人而不显拥挤,法音挨在墙上蜷起腿,可以看见希尔杜也收拢着姿势坐在对面,但即使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在这密闭的空间无形的被拉近了,希尔杜被那点光照亮了一些,整个人似乎都被笼罩着点亮,眼睛里流转着星火似的光。整个气氛在无言的对视中变得又意味不明又奇怪。
  法音瞬间不知道这时候到底是有光亮好,还是没有好。
  忽然“嗤”的一声,魔法杖替她做出了选择,四周因为失去原先的亮度瞬间归为一片漆黑。
  “啊……快要没能量了…”
  “……”

  一片寂静。
  再摇了一摇,一点微弱的光亮如萤火般点亮了周围几许。“就这样吧…”法音小心的把魔法杖的光线对着地面握好在手心,把下巴搁在了膝盖上,没有再说话。她眼睛适应黑暗的速度很快,不久便可以根据对方的身影在眼前描绘出大概的轮廓。这个空间虽然封闭,但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可怕,而且不够亮堂的好处……就是这时候可以在很近的地方注视着希尔杜,却可以不被发现。平常虽然相处时能维持自然的男孩心气,但这样的注视,还是属于自己的好。
  刚才自己是怎么睡在对方肩膀上的?法音忽然想起,于是在原地东倒西歪的试了试姿势,想不太出来,啊,总不能是待在对方怀里吧……试了试刚才从倒着到退后坐好的过程,不会吧。真的是。

  空间在重归于黑暗的同时与之缠绵着沉寂了下去。希尔杜半响没说话。在法音之前一脑袋往他肩膀上栽倒的时候,他出于本能反应下意识地探过她的体温,觉察到对方并没有发烧才松下了一口气。
  对方的全部重量倚靠在自己身上,探过脸颊时尾指能感受到头发柔软的触感,大拇指则搭在白暂明润的脸颊皮肤上。他在那段时间仔细考虑起两人的关系。到底是差了哪一步才让他们在确定了对方之后,却还是缓慢的差了那么一点。除他们以外的校园小情侣,不管是相识的早的还是晚的,早就已经迈入正轨甜的飞起,反而七零八落的,回顾起来才发现只有他俩还是老神在在。而且好像都不是那么急。
  直到法音迷糊中想要抓抓脸颊时感到手指搭上了温热的触感,才打了个激灵从昏昏沉沉的中醒了过来。之后希尔杜看着她对所处环境好奇的东摸摸西看看的闹腾了一阵,现在已经老老实实的缩回角落里去了。
  嗯。独处的时候会比平常看起来乖。希尔杜心里判断。忽然又蓦地想到了很久之前,于是嘴角不由自主跟着思绪微微上翘。不,也不一定。

  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朦朦胧胧的黑暗中依稀能描摹出的是希尔杜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有两个人,法音不用再顾及旁人特地去用诙谐的语气炒热气氛,却一时也无法在这样的气氛中出口询问希尔杜在想些什么。于是搜肠刮肚的找着适合这个时候交谈的话题,“嗯……” 犹豫了一阵,说道:“那次舞台剧的表演,希尔杜出演的很优秀呢。我们大家都被你带到当时的情境中去了。”
  “是吗……"顿了顿,继续问道:“会觉得熟悉吗?角色的表演?”
  “? 熟......悉啊!"法音在突然听到他这么问时略有些迟疑,但很快尾音忽然带了点兴奋的扬了上去,想起来的想必都是些有趣的回忆。但是紧接着细密地缠绕住希尔杜内心的,却是略有些难受的心事。他记得,在他暴露身份之前,他对她称不上友好。
  法音倒是被带出了兴致,模仿了一声“不要随便使用红炎魔法”就站起身来,要不是希尔杜果断地拉住了她就险些再次撞到头。
  “说起来希尔杜和我们相熟之前自我意识特别强欸,”法音老实地再次坐好,在黑暗中跟他袒露心声:“不过那时候也没办法,虽然知道总应该是有什么原因的,只不过要是再早一点了解希尔杜的心情就好了。"

  ä¸€æ—¶ä¹‹é—´ä¸çŸ¥é“该怎么好好和法音说这件事,静了半响。希尔杜眼前忽然划过一道微弱的光亮,深思时幽暗的目光被魔杖柔和的光线融合。他能看见法音眼眸深处清澈透明的关心。
 

 â€œè‰¾å…‹åŠ›æ™®æ–¯ã€‚”
  

  没逃掉。
  在他还是艾克力普斯的时候,希尔杜的那部分以前没能逃掉,如今艾克力普斯的部分,也没能在这双眼睛前逃掉。

  他终于在卸掉所有包袱后忠于王子的温柔本质,撇开所有外界环境的喧杂静心在花圃中开辟了一处可以独处的空间,但那留在他身上的艾克力普斯的部分,也不是轻易就抹去了的。他的忧患意识很强,他很容易能听得到自己热血翻滚的声音。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引子,就能顷刻呈现他的另一半灵魂。
  阴影和月食。他的名字。
  “希尔杜?"法音小心地往回收魔杖,魔杖的光芒划过她脸颊时希尔杜能看见她总是跳跃着光芒的眼中带了点柔软。
  老实说法音现在觉得有点窘迫,刚才她只是因为希尔杜一直没有说话,所以她以为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他想起来些什么不开心的回忆,因此就拿起魔杖仔细照了照他的神情,对方笼罩在黑暗中的深思模样让法音将刚才话题中心熟悉的名字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但是现在想来是有点唐突了的。她从来没有把希尔杜和艾克力普斯当成两个人看过,至少在了解以后,不管是当初剑拔弩张的艾克力普斯,还是口碑在众人口中一等的希尔杜,都是在她心中确切存在着的,让她觉得更加丰富和真实了的,眼前的这个人。
  这般独处的气氛将她带到了很久以前有着很明亮和很宁静月光的夜晚的森林,那时候她和希尔杜的关系还没那么好……嗯……连朋友也算不上,但那时候她还那么不被感情牵绊,压根不必担心自己会不会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了的举动。唉,那时候和这时候相比,对于自身来说,到底哪个更好呢?法音不由自主的攥紧魔杖,眼神黯淡下去。

  这回这一方的沉默换来了另一方的关注,法音感觉对方似乎沉默着倾了身子过来,对方身上的热度通过距离的挨近传递了过来,法音又惊又好奇地将躲在刘海下的一双眼睛抬了起来,视线在一双掠过的手后集中在了对方如常的淡漠中透露出来专注的模样,本身两人之间隔得就不是很远,现在希尔杜因为倾过了身子离法音更近了一点,指骨分明的纤长手指撩过了她的刘海,法音感受着他指节的温度和很近的呼吸,少年低沉的嗓音在心里起了回音,“刚才体温没有那么热的吧?”

  一瞬间反应过来。于是法音抵着墙用魔杖挡着他,无用功的退后退后退后,“太太太太太太……近了!!” 

  所幸希尔杜没有继续靠近,老实地靠回到了之前的位置。法音内心依旧毫无规律的乱跳着,但是因为刚才的这一插曲,起初蒙在内心的一层薄薄的霾似乎也被拂开了去。

  不过,总被困着也不是办法啊……

  法音努力安抚着自己想要唱歌的肚子,仰着脑袋看了看没有尽头和生气的上面的空间,伸出手碰到的依然是阻碍着她的动作的防护罩似的东西,感到苦恼:“怎么出去呢?”

  话音还没落下,像是终于到了某个时刻,四周忽然像融化了似的剥离开来,希尔杜拉过法音的手护到了身后。站直身体没问题了。万里无云的晴朗天色映入了这个空间,人世间熟悉又亲切的喧嚣声嘈杂着传了过来。

  “阿鲁蒂莎的声音!”法音猛地打起了精神,仔细听来,不远处熟悉的咆哮跟着一连串的:“什么都没发生。”还有奥拉连连劝架的声音。

  “苏菲应该也在附近!”

  现在他们所待的空间已经融化的像剥了一半的壳的鸡蛋,之前他们触摸到的虚无缥缈的保护罩似的空间已经变成了可以触碰的实体。隐隐传来了莲音的呼喊声,法音赶紧应了一声,随着“鸡蛋壳”的剥落放开了视野找到了和布莱德待在一块儿的莲音。

  事后众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纷纷讨论起这次奇怪的经历,原先的比赛也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再继续下去,普莫皱起小眉毛带着两只小天使在法音和莲音之间飞来绕去,百思不得其解:“足足一个下午,我就带着漂漂和啾啾离开了一会儿,你们就这么消失了。这太奇怪了。我还担心你们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â€œæ²¡äº‹å°±å¥½æ²¡äº‹å°±å¥½ã€‚” æ³•éŸ³èŽ²éŸ³è¿žå£°å®‰æ…°ï¼Œä½†å¯¹å’Œä»€ä¹ˆäººå›°åœ¨äº†ä¸€èµ·è¿™ä»¶äº‹ï¼Œå¥¹ä»¬å´æ˜¯å¿ƒç…§ä¸å®£ï¼Œæ®å¥¹ä»¬æ‰€çŸ¥ï¼Œè¢«å›°åœ¨ä¸€èµ·çš„情侣不只是她们两人,甚至连一向害羞的米尔罗,在那天之后也牵起了艺术星王子的手。

   æœ€åŽæ™®èŽ«æ–­å®šï¼šâ€œä¸€å®šåˆæ˜¯bb干的!”

  

  天气晴朗的不得了,阳光透过了五彩斑斓的彩色窗户,在一片清脆的鸟鸣声中,学院钟声不疾不徐,不甘寂寞地响了几声。

  








(设定我真得是忘了太多,所以在我修之前暂时当作独立出来的设定看吧,目前只能这样了。但之后还是一定得严谨的来的。

  enid提醒内容缩短了一下,“记得变身的时候需要天使,应该是变身后才拿到快乐之铃的,不过又想起来她们换装的时候,好像是直接掏出来快乐之铃……而且第二部好像不需要“充电”这个操作了” )